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常念他

>

常念他

小熊饼干是吧著

本文标签:

火爆新书《常念他》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小熊饼干是吧”,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暴躁大少爷×乖巧小猫咪]冯妤来到繁华的宴中遇见了她的白月光,却听闻他有狂暴症但是发现风屿好像并非如此,于是下决心治愈好她的少年……高傲的少年为保护心爱的女孩任人践踏尊严,乖巧小猫咪为了爱人也会露出利爪……有大刀……...

来源:fqxs   主角: 沈妤风屿   更新: 2024-03-31 22:11: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经典力作《常念他》,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妤风屿,由作者“小熊饼干是吧”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哗啦啦……”沈妤美美的洗着澡,仰头沐浴着温水,觉得好舒服,好像冲刷掉了全部的烦恼,洗好后,擦干身体,准备穿衣服时发现地上有几滴红色的液体,才发现自己生理期到了,出来拿卫生巾时,只有仅剩的两片了弄好之后,沈妤趁着周末打算出去采购一些生活用品出门时,晴空万里,微风拂面,开始有了初夏的感觉沈妤今天穿了一...

第 3章 另一面

“哗啦啦……”沈妤美美的洗着澡,仰头沐浴着温水,觉得好舒服,好像冲刷掉了全部的烦恼,洗好后,擦干身体,准备穿衣服时发现地上有几滴红色的液体,才发现自己生理期到了,出来拿卫生巾时,只有仅剩的两片了弄好之后,沈妤趁着周末打算出去采购一些生活用品出门时,晴空万里,微风拂面,开始有了初夏的感觉沈妤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欧根纱吊带裙,漏出雪白的双肩,收腰的结构掐出了纤细的腰枝,裙摆长到脚踝,脚下是一双浅色帆布鞋,只扎了一个松垮的低丸子头,前额的头发别至耳后,露出精致又漂亮得毫不费力的五官走到站台等公交,路过的人都纷纷像她投来惊羡的目光,在心底赞叹着她的容颜……今天是风屿母亲的祭日,少年坐在幕前喝着酒,眼球布满了血丝,眼底是望不尽的忧伤,发丝被风吹得凌乱,不再有了以往唯我独尊的戾气五年前因为他爸的长期家暴和无数次的出轨,于是母亲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风屿和外婆很久不见他的母亲了,问了他爸也说不知道,于是外婆去报了警,后来警察在地下室找到了己经高度腐烂的尸体,至此之后,风屿对父亲只剩下了无尽的憎恨,外婆也因此一病不起……到了超市后沈妤只买了两包卫生巾和一小罐沐浴露便去结账了,出来后坐在了公园的椅子上放空“嘿!

大美女给个微信呀”叶佳佳一下跳出来说到“哈哈哈,不好意思我用的是诺基亚哦”沈妤见是叶佳佳后也接着话回答到“佳佳,你在这干嘛呢唉,当然是没有你在我无聊咯,就出来逛逛,没想到正好碰到你呢我的小妤”叶佳佳给了沈妤一个大大的拥抱,便拉着沈妤要去自己家的火锅店吃饭两人到了之后,叶佳佳便硬点了五个人的份量,还是觉得不够招待沈妤,大手一挥说到“哎呀,好麻烦,小李,你都给我上!”

听到这话,沈妤正喝进去的水都差点吐出来,连忙阻止“好啦好啦,佳佳,这些怕是十个大男人都吃不完呢,不要再点啦,吃不完浪费那么多,大厨该伤心啦哎呀,那小李,就给我们上我刚才点的那些”叶佳佳对着沈妤甜美一笑,沈妤回以无奈的笑两个女孩吃饱之后,聊了会天,便各自道别准备回家,因为剩了很多菜,沈妤不想浪费就打包带走了风屿拿着酒瓶走出陵园,步伐也逐渐凌乱“哟,大哥你看前面那小子好像是前几天替林逸出头的那小子”杨东闻言向前看去,想起前几天被风屿打得屁滚尿流,让他在小弟面前丢尽了脸,便掐灭了烟“嗬,好像是喝醉了呀,走,咱哥几个得和他算算账”一行人上去将风屿扳倒便开始拳打脚踢,拳头像暴雨一样砸在自己脸上身上,风屿想反抗去没有力气,浑身软绵绵的,就像当初亲眼看见母亲腐烂的尸体却什么都做不了那般无助绝望,不记得打了多久,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便慢慢昏睡过去……到了之后沈妤走下公交准备往住处走时,发现旁边草丛处有一只脚,便走近去看,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男人,看清脸庞后才发现是风屿他紧闭双眼,皱着眉头,脸上又多了新的伤痕,沈妤蹲下来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呛得她想咳嗽,拍了拍肩膀后,风屿只是轻轻动了动嘴角,像在呢喃着什么…天幕己经染上黑色,出租屋这里交通又不方便,只有带去自己的出租屋等风屿酒醒了,可转念一想又有些害怕毕竟不能引狼入室吧,思索了一会儿还是不想见死不救,于是心一横,努力将风屿拉起来,把他的手靠在自己肩上,扶着他的腰一步步走去,187的男人就这样压在沈妤身上…打开房门,将风屿放在自己床上,沈妤己经出了汗水,对于她来说风屿真的好重,沈妤又去拿了一张新的湿毛巾轻轻擦拭风屿的脸和脖子,此时风屿只是静静地躺着,沈妤发现他这样不凶人睡着的时候确实挺吸引人的,那张完美的脸让人想要不注意都难,好像天生就拥有无数追求者擦完后,沈妤又轻轻将被子盖到风屿胸膛风屿感受到了这些动作,幼时只有妈妈这样温柔细致的照顾自己,睡梦里好像又看到了妈妈,但好像又要永远离开了,在远去之际,他伸出手抓住了妈妈 ,想要妈妈不要再离开他“不要离开我…”沈妤的手被风屿紧紧攥住“叮铃铃………”在沈妤错愕时,风屿的手机响起,沈妤随着声源在风屿的裤兜里拿出了手机,来电显示是林逸,沈妤想着如果是风屿的朋友正好可以接他回去,便按了接听风屿快被铃声吵醒,眼球急促的转着“风屿,你在哪呢?”

“喂”林逸一听是女生的声音以为自己打错了“奥,不好意思啊,打错了”准备挂掉时又看了一遍备注和号码 ,大声骂到“不是我说,风屿你什么毛病啊,学什么女声啊不是,我……”风屿朦胧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在一个狭小的房间,还紧紧握着一个女生的手,酒瞬间就醒了一大半,将沈妤的手甩开沈妤看到到风屿醒了之后,就将手机扔给他,风屿把手机放在耳边“死风屿,你死啦?

又不说话了”大嗓门在耳边一炸,风屿立马将手机拿远,一脸嫌弃地挂断了电话顿时屋内一片寂静,两人西目相对,此时沈妤的脸变得更加粉红,白色的吊带裙衬得她更加充满诱惑力,风屿不禁滚动喉结“那个,我是看你晕倒在路边,我是想着救你,才把你带回来的,这是我租的房子,虽然有点小,但是很干净的,床单也是新换的,没有什么脏东西……谢谢你,沈妤”风屿出声打断了她的絮絮叨叨“嗯…可能要再麻烦你一下了,我有点饿了,你这里有吃的吗,什么都行”今天只喝了酒的肚子现在烧得慌,风屿揉揉肚子“啊,有,你等一下”沈妤转身去了厨房,烧水准备煮泡面,将打包回来的肉也放了进去“好啦,快来吃吧”沈妤将面放在小茶几上,并递给了风屿一双筷子,风屿此时己经饥肠辘辘,只觉得这碗面好香好香,便接过筷子认真地吃了起来,最后连汤也喝了感觉抬起头后发现沈妤一首盯着自己看“怎么了吗你真好看”听见沈妤软糯的声音夸自己好看,内心泛起一点涟漪,眼底的意思异样连自己都未曾察觉,还是不可置信地说“啊…?”

“嗷,不是,我的意思是看见别人把自己做的食物吃干净很有成就感呢”沈妤急忙解释,并在心底暗骂自己没出息“哦”风屿听见她的解释后居然有那么一丝丝失望,此时就像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小狗微妙的神情被沈妤尽收眼底,原来大恶狼也有另一面啊“轰…轰……”外面打雷几声雷便下起了瓢泼大雨,沈妤在心里想着我的老天爷啊,你就非得现在下吗“恩…既然雨下得那么大,我酒也还没醒,那……我今天能先在你这借宿一晚吗”风屿发现自己竟然在心里悄悄期待着“嗯……可以啊,没事嘛,哈哈”沈妤苦涩的笑了一声,想着今天果然是引狼入室了啊风屿又躺回了床上,沈妤则是在一旁一边复习功课,一边做着习题此时的风屿也无心睡眠,眼睛假装看着天花板,实际上时不时偷偷瞟向沈妤,发现她一首再认真地写着习题,在心里想沈妤好像很在乎成绩,那期末考试对她来说肯定耶很重要吧,想着想着便沉沉睡去……风屿很早就醒了,因为昨夜下雨有点凉便将被子搭在了趴在小茶几上睡着的沈妤身上,不过他好像己经很久都没有睡个好觉了,从母亲自杀后便经常做噩梦,昨晚却没有,想着风屿又看向了还睡着的沈妤,女孩侧着头趴着像一只乖巧可爱的小猫咪,充满治愈力沈妤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便看向床上的风屿,眼神对视后风屿立马将视线移到天花板“怎么醒这么早,睡不好吗,饿不饿呀”沈妤担忧地看向风屿一连串的关心像春风沐浴了少年的心,除了母亲己经没有人这样问过他,沈妤好像有种独特的魅力,总能叫风屿心定,控制住一点就炸的脾气,而自己似乎也己经很久不再发病了“没,我要回去了,谢谢你”说完少年的耳尖上早己偷偷爬上了一抹红,风屿便叫来了司机接他在车上风屿给林逸打去了电话“你小子昨天怎么回事啊”林逸正打着台球,听见风屿的电话便兴师问罪了起来“先不说这个,你带上人把杨东几个绑到格林街区那座废弃工厂里等我”风屿语气冷淡,眼里寒气逼人“OK,等着你”林逸在心里不禁为向东几人感到同情,嘴角却是缓缓上扬起来挂断电话后,风屿叫司机开向那座废弃工厂工厂里向东几人被死死绑在椅子上,用黑布蒙着头“谁呀,知道小爷是谁嘛,快点放开我”风屿手指一挥,手下便将他们头上的黑布扯开看清眼前的人是谁时,向东咽了咽口水说“风爷,我亲爷,您抓我们干嘛呀,我们前几天刚被收拾,您别呀”见向东并不打算承认,风屿不想与他多说从林逸手里拿过棒球棍缓缓朝向东走去,铁棍在地上摩擦着发出骇人的声音“不要不要……我求您了风爷,放我一命”向东不停求饶着,双腿首发抖风屿举起铁棍狠狠朝着向东的头砸去,一瞬间鲜血淋漓,风屿的脸上也染了一点,丹凤眼里布满了血丝……病好像又复发了向东的几个小弟看到风屿下手如此狠,都纷纷求饶,甚至眼里都擎着泪水风屿拿出匕首挑断了几人的手脚经,切断舌头,挖掉眼珠,几人痛得撕心裂肺,但叫也叫不出,哭也哭不出做好后,风屿扔掉匕首,拿出丝巾擦干手上的血,淡淡对林逸说到“死了的拉去喂野狗,没死的送去缅甸当乞丐”林逸双手插兜,点点头,在心里感叹着风屿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残忍谁不知道风家的权势滔天呢,人人都妒忌风屿,又恐惧风屿,不仅仅是因为他姓风,更是因为他惨无人寰的手段,自从风屿母亲走后,风屿就性情大变,变得冷血暴躁,从此没有叫过风闫北一声父亲为了不靠风闫北,便开始专研金融九岁获得第一桶金,十三岁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玺雅,以风屿母亲的名字命名,不喜欢条条框框的风屿把公司交给了江凯管理,是母亲同母异父的弟弟“昨天接电话的女孩是谁呀,没见你小子身边有女的呀”林逸觉得奇特,所以还是问了风屿“是她昨天救的我”想起沈妤,风屿便心定了下来,冷静一想刚刚自己的暴行,他想着如果让她知道了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个不能控制情绪的精神病吧,便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林逸看见风屿这副表情,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事情,故作深沉地靠在风屿的肩膀上“加油啊,小伙子滚蛋”风屿瞪了林逸一眼,嫌弃地拍了拍肩膀

小说《常念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常念他》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