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悬疑惊悚> 边境毒线

>

边境毒线

斯格保罗著

本文标签:

小说《边境毒线》,是作者“斯格保罗”笔下的一部​悬疑惊悚,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萧矢口郑义航,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在金三角往南,云南以北的边境上,有一片三不管的地界,它有个与实际完全不沾边的名字“天堂寨”这里的人没有任何身份,生活犹如地狱不为过,从小生活在这样环境下的萧,意外成为警察线人,展开一场边境缉毒...

来源:fqxs   主角: 萧矢口郑义航   更新: 2024-03-29 22:08: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边境毒线》中的人物萧矢口郑义航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悬疑惊悚,“斯格保罗”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边境毒线》内容概括:在天堂寨生活的二十一年,从来没有见过钱到底长的是什么样子的,更不知道钱能用来做些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为了钱甚至于连命都可以不要了,但他知道对于从小没有身份的自己,可以得到一个身份,还是一个让自己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中国公民的身份。鸡哥带着仍处于懵懂的萧回去到他父亲那边,将那个装着五十万现金的白蓝相间的编...

第二章伤人变杀人

见到萧是如此的识趣,用另外一只手狠狠地拍了拍萧的脸,“坐牢五年就有六十万,十万作为的是中介费,剩下的五十万你爹和他一起的人拿走了,你也不用担心,监牢里面有咱熟人,进去以后不用担心被欺负。”

萧再次机械的点了点头,他见到萧似乎被吓到了,缓缓的放开了手,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容出来,“放心好了,五年而己很短的,很快就过去了,我不知道你爹会给你分多少,你出来以后,肯定能拿到一大笔钱,这是现在的你五年甚至十几年都不会挣下的钱,不仅可以拿钱,警方还会给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

遇到老子你真的是走了大运,多少人挤破脑袋想接这活,可出钱的人要求太高,底子干净的新人也就是你了,不过给老子记住了,不要露馅儿!

此时的萧仍呆愣愣在原地木讷的听着无法思考着,满脑子一片的空白,也不是一片空空白,只是空空的大脑里面只飘荡着:“六十万那个对他来说天文数字的金额、还会的到一个做梦不敢想的中国公民的身份。”

他说的这两句话仿佛有一种巨大的魔力,让萧的内心可以不计后果的臣服于他。

在天堂寨生活的二十一年,从来没有见过钱到底长的是什么样子的,更不知道钱能用来做些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为了钱甚至于连命都可以不要了,但他知道对于从小没有身份的自己,可以得到一个身份,还是一个让自己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中国公民的身份。

鸡哥带着仍处于懵懂的萧回去到他父亲那边,将那个装着五十万现金的白蓝相间的编织袋,当着萧的面交给了他的父亲。

可却不让他们说话。

实际还是萧与他父亲之间真的也什么话要说的,萧长这么大,跟他说过的话加一起怕是没有超过十句吧,两只手指头完全数的过来。

可如今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的灿烂,也见识到了父亲的挥霍,这五十万现金放在他手里更是不会把萧这个儿子放在心上。

鸡哥赶走了父亲和他的狱友带着萧去了红灯区.......他似乎经常出没这里,对这里感觉十分的熟悉,抬手指着眼前一排花枝招展,脸上浓妆艳抹的女人,十分豪爽的拍了拍萧的肩膀笑着说道:“小子看上谁了尽管调尽管选,你要是有本事,这些全要了都行,今天晚上老子买单。”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你怕是都要和自己的五指姑娘一起过了。”

哈哈哈哈哈哈萧被这拍着肩膀,耳边的话语夹杂着爽朗的笑声飘进耳朵里。

萧知道顶罪这件来钱事,但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从来都不知道具体情况,在天堂寨的日子里能活着填饱肚子就己经是很幸运至极的了,如今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路,虽然不清楚这条路的尽头是光明的未来还是依旧黑暗。

此时此刻己经在这条路上走着的人,谁还在乎呢.........次日一早,鸡哥就带我前往公安局进行自首,一路上恐吓夹杂着诱导,一再的叮嘱,“不管警察如何的盘问,只能说人是我砍的,其余一个字都不要多说,就咬死这就话就好。”

在离警局很远的地方,鸡哥吧萧放了下来,递出一把刀,再次叮嘱道:“就说那一句话,其余的什么都别说。”

萧手里拎着那把鸡哥给的刀,脑袋里一片的空白朝着公安局门口走去。

就在临近公安局,一个拎着刀上面还有血迹走来的人,出现在值班警察的警察眼中。

很快就有十几名警察装备着武装原本整齐地队形一下分散朝着那人围绕了去。

见到一下这么多警察围着自己的萧没有一丝惊慌和恐惧。

虽然他害怕鸡哥他们,但却并不害怕中国警察。

在天堂寨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中国警察的身影,他们总是带着食物、矿泉水、衣物、日常用品,甚至母婴用品,书籍以及宣传册,经常去到天堂寨照顾他们。

哪里的小孩子仅有一点儿对外界的认知,几乎都是来自于这些经常来照顾他们的中国人民警察。

这个世界不论何时就是这样的,人们对恶总是敬而远之,对善却是视而不见,有时侯甚至觉得理所应当。

人们总是敬畏恶从不会害怕善。

警察很快就到了萧的面前,其中一名警察喊话“把手里的刀放下,放到地上双手抱头。”

萧很是听话,放下手里的刀子,双手抱头,本想蹲下可腿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听使唤,一下子抱着头就跪了下去。

带头的警察见萧如此配合,向旁边人递去一个眼神,收到眼神后那人上前带上手铐,一把将人从地上拎起。

就在这是萧想起了在车上时鸡哥说的话,于是喊道:我...我前几天砍了一个叫虎哥的人,我是来这儿自首的。”

可无论他说什么,就好像小石头扔进大海里一般,并能有人搭理。

在后方的警察将地上那把带有血迹的刀用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子装了起来。

一路无话把萧关进了看守所里。

看守所很小,也就只有几平米把,但对于萧而言这也是奢侈地方,这可比他那个在天堂寨住的小棚子要好的多。

如果能够在这儿住上个五年,好像也是很不错。

此时竟对鸡哥的话又深深信了几分,这里的五年可比外面的五年要过的好很多,出去后还有一大笔钱能拿到。

这浑浑噩噩的二十一年来,此刻萧第一次不由自主的幻想勾勒起自己的未来。

觉得自己的父亲再混那可是六十万啊,多多少少应该会给自己留下一笔钱吧。

五年之后等出了狱之后,自己就用这笔钱,用五年换来的中国警察给的合法中国公民身份在昆明做一点小生意,跟天堂寨彻底的再见吧。

不知道幻想勾勒了多久,时间总是让人抓不到,尤其是这没有光透过来的小房间里。

首到有警察过来严肃的叫起萧:“那小子别躺着了,还有笑脸能出来,走开始审讯了”这是时候也打断了萧的“未来”起身跟着走了出来,心里有些不服气暗暗反驳着,有啥不能笑的,你知道我能有多少钱吗?

你知道我会有个合法的中国公民身份嘛?

当然警察也不知道萧在后面心里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话,会不会领下扰乱纪律的惩罚,打这小子一顿。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审讯室。

一开始警察问的问题都是很简单的问题,从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家庭住址、再到年龄、工作之类的。

萧都一五一十的回答着.......可很快接下来的问题,就让萧完全不理解了,或是问话突然地转变无法反应。

他们问到:“无什么要杀人、杀人的动机目的是什么?”

这一连串的问题,图同炮弹一般轰炸进脑海中,余音久久消散不去。

鸡哥跟他说的完全完全不一样了,不是这样的,不就只是砍了人嘛?

萧很疑惑,但昨天幽暗小巷里被鸡哥致死警告的话语深深刻在记忆深处,心底的疑惑不敢说出口。

只能弱弱的反驳重复着:“我只是砍了人,我可是从来没有杀过人。”

萧虽然生活在小寨子里,但还是知道这砍了人和杀了人的区别,一个只需要坐牢,一个是严重到吃花生米的,做五年的牢狱,给自己六十万可以接受,但现在这是要用六十万买断自己的命,自然是不能也不会同意的呀。

因此,不管警察怎么问,萧始终告诉他们自己没有杀人,只是砍了人而己。

可警察依旧一口咬定不是砍人,而是杀人。

审问一时间停在了这里僵持不下,警察翻来翻来覆去的问着这几个问题,杀人动机是什么、为什么要杀人、是怎么杀人的?

反复问话疲劳攻击,抓住一时松懈纰漏出的话语,找到下步发展主动,这在一些撒谎狡辩的犯人百试不厌,当然在萧的身上也是有着奇效,肉眼可见的显然己经开始焦虑,开始变得不安,这一刻萧的内心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现在发生的一切一切都跟自己进来前说的、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如果在自己顶罪的杀人成立,自己的幻想,自己破烂但却活着的下半生都破裂了,这一刻的心里的积压爆炸开来,开始大喊大叫,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一下、一下用力的敲打着桌面,开始歇斯底里喊着...喊着告诉面前的警察:“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萧以为自己如此疯狂近乎疯癫的行为表现,会引来面前这些警察的一顿暴打,但现在事情似乎总是不在自己的预想方向走着。

警察就坐在哪里,他们..他们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在发泄、发癫,然后将自己的一言一行记录着。

这场审讯竟持续了一天,外面的太阳慢慢降下,月亮乘着余辉慢慢挂上高空。

这时两个警察也是有了动作,缓慢起身,萧以为终究是要打自己了吗?

下意识的做出着防御的姿态,可警察只是瞟了自己一眼,那一眼仿佛看小丑一般,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留下一脸发愣的萧呆呆在座位上........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

只是天变得更黑了。

一名警察走了进来,萧抬起了头,看清来人,这个警察是他认识的。

小说《边境毒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边境毒线》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