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悬疑惊悚> 阴宅迁魂录

>

阴宅迁魂录

清歆幽韵著

本文标签:

无删减版本的悬疑惊悚《阴宅迁魂录》,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清歆幽韵,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李福桂生。简要概述: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李福桂生   更新: 2024-07-06 22:11: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阴宅迁魂录》,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李福桂生,文章原创作者为“清歆幽韵”,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土坑中被他丢了一个没有满月的婴儿,手脚弯曲,身体发紫,显然己经死去多时。男人看着这个毫无生气的婴儿,心中既愤怒又恐惧。他愤怒命运的不公,为何自己连续三次都遭遇这样的不幸。他嘴里嘀咕着:“这该死的孩子,生来就是我的克星,一次次让我希望落空,让我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

第2章 邪祟作怪

“桂生叔,宝军哥回家没有?”

一道急促的脚步在院外响起,接着就是厨房的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了。

爷爷放下酒杯,我也看向了门外的来人,他全身都被泥水包裹着,显然来时走的太急,在路上滑倒过。

“李福,这大晚上的毛毛躁躁的,干啥啊?”

爷爷有些生气的问道。

“我老婆快生了,我这不想让宝军哥送一趟。”

李福满脸焦急的说道。

爷爷立马起身道:“这,宝军今天下午去送孔老太还没有回来,这怎么办啊?

你去找村里接生婆啊。”

“找了,梁婆婆说雨太大,不愿意出门。”

爷爷闻言,大手拍了一下饭桌,气愤的道:“人命关天的事,这梁莹莹也太不像话了。”

说完爷爷就要出门去找梁莹莹,奶奶在一旁拉住了爷爷,不停的给我阿娘使眼色。

阿娘刚欲说话。

我思索片刻后道:“福叔,我记得春花婶婶刚生完小孩还没有一个月吧?

怎么又要生产了啊?”

我的话语让被奶奶拉住的爷爷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他愣了一下神后道:“是啊,李福,你搞什么鬼呢,你家春花不是刚生的一个女儿啊,不是才办的十朝酒么?”

李福抓耳挠腮的嘟囔的半天后道:“可能是双胞胎,接生婆可能没注意到吧。”

“滚你娘个蛋,哪有双胞胎间隔半个月才出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爷爷怒骂道。

李福着急的道:“桂生叔,我也不知道啊,从昨天开始我老婆肚子就变大了,跟怀孕快生的时候一样呢。”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你们没有护理好,产后大出血了?”

奶奶不解的问道。

“李老弟,你们两口子不会同房了吧?”

阿娘一脸严肃的问道。

“没有同房,我怎么没护理好啊,我床都没有让她下啊。”

李福一脸着急的表情道:“我老婆说肚子里有孩子,孩子还在踢她啊。”

我们一家人都懵了,我心中暗想难道双胞胎还真能隔半个月才出来的么?

显然这不可能啊。

爷爷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满脸通红的问李福道:“你老婆要临盆了,你跑出来了,你还未满月的女儿谁在带?”

李福顿时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来,我再仔细观察李福时,发现他印堂发黑,双眼血丝缠绕,背后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婴儿身形,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我‘啊’的大叫一声,爷爷跟奶奶知道我阴阳眼,马上就觉察到事情不简单,阿娘却没有反应过来,对着我骂道:“臭小子,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

李福见我的反应也是打了个哆嗦后满脸悲伤的道:“前天的时候我那孩子又死了。”

“你把孩子扔哪里了?”

爷爷严肃的问道。

李福眼神飘忽不定,不敢首视爷爷的眼睛,低着头道:“扔..扔小河沟里去了。”

爷爷一听,怒不可遏,扬起手就要打李福:“你个混账东西,那怎么说也是你的骨肉,你怎么次次如此呢?

前两个我都跟你说了,要你好好安葬他们,你是不是都扔河里了?”

李福吓得连忙往后退,边退边哭着说:“桂生叔,我李福也没做缺德事,为什么次次孩子不能养活,那化生子崽崽就的扔掉,第一个我听你的还偷偷的把他安葬在祖坟山,可结果还不是一样。”

我看着李福,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恐惧:“福叔,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渊冥,你去把我的刻刀拿来,老婆子快去准备香纸,我估计今日李福家有血光之灾了。”

爷爷着急的对李福道:“走,混账玩意,你这是要害死你老婆才肯罢休啊。”

我接过奶奶的香纸,拿着刻刀追上了爷爷跟李福叔,手电微弱的光亮照在小道上,夜晚的天空也没有在下雨,李福深一脚浅一脚的扶着爷爷,怕他摔倒。

我走到他们前面对爷爷道:“爷爷,我背你。”

不等爷爷说拒绝的话语,我背着爷爷飞快的朝李福家走去,李福在后面打着手电不停的喊道:“渊冥,龙渊冥,你们等等我啊。”

李福家在靠近村寨的外围,我背着爷爷到他家门口时,周围寂静的可怕,李福家微弱的灯光在我们的前方好似招魂灯一般。

“臭小子,放我下来,”爷爷在我背上对我笑骂道。

李福也走到了我们跟前,他身上的泥巴更多了,显然这一路过来又摔倒了。

爷爷从我手中拿过刻刀对李福道:“开门去。”

李福急忙打开了堂屋大门,急匆匆的跑进了房间,接着就听见霹雳砰隆的声响,接着李福就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堂屋中。

“桂生叔,我老婆...”李福好像惊吓过度,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了。

“你老婆怎么了?”

爷爷二话不说的给了他一巴掌问道。

“我老婆像蜘蛛一样的趴在床上,还对我发出渗人的笑容。”

爷爷看了我一眼道:“渊冥,你跟你福叔在外面等候,我去看看。”

我急忙道:“爷爷,我见过这些东西还少么?

没事,我能适应的。”

爷爷没在言语,我跟爷爷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映入眼帘的床上空空如也,仔细观察了前方的墙壁上也没有李福老婆的身影。

突然我意识到我跟爷爷进房间后一首没有注意过门后是否有人。

我暗道不好,房间的门发出吱嘎的声响,我赶忙将走在前面的爷爷扑倒,在我跟爷爷倒下的瞬间一个黑影从我们的头上越过,我能感觉到它只见锋利的寒气划过我的头顶。

那黑影一闪而过,带起一阵阴森的风。

爷爷和我从地上迅速爬起,眼神警惕看着我们前方的黑影。

春花婶婶此时如手臂弯曲蜘蛛一般趴在地上,黑色的血管充斥了整个肚皮,犹如一只喝饱了血俾虫。

她头发散乱,双眼黑漆漆的没有一丝生气。

嘴中发出桀桀的怪笑。

“爷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声音颤抖地问道。

爷爷脸色凝重,无奈的摇头叹气说道:“邪祟入体了,哎。”

突然,窗户被一阵狂风猛地吹开,窗帘疯狂舞动, 她的十指指甲骤然变长,犹如尖锐的利刺,在昏暗的灯光映照下泛着幽幽寒光。

春花婶婶的怪笑声愈发凄厉,猛地朝我们扑来。

爷爷手一挥,一把刻刀朝她飞去,然而,她身形一闪,轻易地躲开了攻击。

“孙儿,小心!”

爷爷大声喊道。

此时,她再次扑来,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我慌乱之中就地一滚,险险避开。

爷爷趁此机会。

举起手中第二把刻刀打在了她的身上,顿时她身体冒出阵阵黑烟。

“爷爷,这样能制住她吗?”

我焦急地问道。

爷爷额头上汗珠密布,咬着牙说:“只能先拖住她,寻找机会。”

就在这时,春花婶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身上散出黑烟,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我们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只能凭借声音来判断她的位置。

当视线重新清晰,我们看到春花婶婶倒在床上,如翻了肚的蛤蟆不停的抽搐。

“渊冥,点香烧纸。”

爷爷急促的对我喊道。

我赶忙从口袋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香纸在房间的角落焚烧。

爷爷对外面大喊道:“李福,快拿一双筷子过来。”

堂屋里的李福不多时拿了一双筷子,顺便还带了一个碗过来。

爷爷走上前,接过筷子,将春花婶婶的中指用筷子夹住,就在筷子夹住她的刹那,春花婶婶好像被什么给束缚住了一般,连抽搐都不能做到,她黝黑空洞的眼神也慢慢恢复了正常。

“哎呀,痛,痛,痛。

,你们做什么呢?

干嘛夹我手指头呢?”

春花婶婶痛苦的喊道。

爷爷并没有因为春花婶婶恢复神智而放手,李福连忙对爷爷道:“桂生叔,我老婆好了,好了。”

我将爷爷刚才丢出去扎在墙上的刻刀拔了下来递给爷爷,爷爷接过刻刀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后放在了春花婶婶那血红色的肚皮上。

“不能将刻刀拿下来,不然再出现什么事情我可解决不了。”

爷爷眼神凌厉的看了李福跟春花婶婶一眼道。

我在一旁问道:“爷爷,难道还没有解决吗?”

爷爷叹了口气:“这邪祟怨念太重,我暂时只能压制,等到了黎明前期,那时候的阴气太重,它肯定会趁此时机破开我刻刀的封印。”

听闻此言,我急忙问爷爷。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爷爷露出鄙夷的眼神看着李福道:“去找九根棺材钉,要用过的,在黎明前钉在春花的床上,以邪治邪。”

李福眼神瞬间一亮激动的道:“棺材钉去哪里找用过的啊?”

爷爷没好气的道:“山上坟墓中的棺材都有棺材钉。”

“这不好吧!

挖人家祖坟,被人知道要结死仇的。”

李福在一旁搓着手,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

爷爷顺手就给他一个爆栗道:“谁让你挖人家祖坟了,去找你爸,你爷爷,你祖宗借。”

“他们都死了,我怎么跟他们借啊?”

我看着这一根筋的李福只能把爷爷的话挑明了道:“我爷爷的意思是让你去你自己家的祖坟地找棺材钉。”

李福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道:“这是让我挖掘祖坟啊。”

爷爷不想再跟他废话,“你快点去,还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到时候棺材钉没找回来,你老婆可也救不回了。”

李福眼神躲闪的扑通的跪在地上道:“桂生叔,我去了我老婆这里怎么办?。”

爷爷冷哼了一声道:“这里我看着,你尽管去,只要黎明前能回来,我保证你老婆不会有事。”

“渊冥,你跟你福叔一起走一趟吧。

挖坟时点蜡烛,香纸,蜡烛熄灭不可再挖,换一个挖。

知道不?”

爷爷说完后,李福去找工具去了,爷爷把我叫到了一旁又嘀咕了几句后,我跟李福朝就山上而去。

小说《阴宅迁魂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阴宅迁魂录》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