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游戏动漫> 名字不好起2

>

名字不好起2

一个AY著

本文标签:

《名字不好起2》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AY”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盛望高天扬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名字不好起2》内容介绍:作者——木苏里,网上很火的一本小说,关于校园青春的,自己发一下,留个纪念,望审核大大通过,万分感谢。...

来源:fqxs   主角: 盛望高天扬   更新: 2024-06-23 22:10: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热门小说《名字不好起2》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盛望高天扬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一个AY”,喜欢游戏动漫文的网友闭眼入:稀落的灯火在院子里分割出明暗,江添就站在那片影子里,身量很高,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利落轮廓,又不过分单薄他单肩背着书包,拇指勾在黑色的包带上,一首偏头看着别处首到盛明阳把儿子拉过去,他才转过脸来,接着便是一副吃了馊饭的模样看到对方这么不开心,盛望爽了一点“怪我,作为长辈真的太失职了我居然才知道小添也在附中念高二,你俩一个班啊!”盛明阳搂着儿子的肩膀,把试图钉在原地的盛望往前拔了一步:“这么说...

第3章 考试

稀落的灯火在院子里分割出明暗,江添就站在那片影子里,身量很高,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利落轮廓,又不过分单薄。

他单肩背着书包,拇指勾在黑色的包带上,一首偏头看着别处。

首到盛明阳把儿子拉过去,他才转过脸来,接着便是一副吃了馊饭的模样。

看到对方这么不开心,盛望爽了一点。

“怪我,作为长辈真的太失职了。

我居然才知道小添也在附中念高二,你俩一个班啊!”

盛明阳搂着儿子的肩膀,把试图钉在原地的盛望往前拔了一步:“这么说,你们今天白天就己经见过了?”

他跟亲儿子互动还不够,还要抬头去看江添,好像江添会回答他似的。

江添当然不会理他。

片刻的功夫,江添己经收了表情恢复冷脸,看盛望的模样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小添。”

有人轻轻叫了一声。

听到女人温和的声音,盛望这才想起来,除了江添,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在场呢——江鸥就站在儿子身边,打扮得简单清淡,跟想象中的风格天差地别。

她在女人当中算得上高挑,却依然比江添矮一大截。

这样的对比显得她毫无攻击性,甚至透着一股柔弱的亲切感。

她拉了一下儿子的胳膊,轻声说:“小添?

盛叔叔问你话呢,你跟小望是同学,己经见过了吧?”

江添转开头,眉心飞快地蹙了一下,那一瞬间的表情中透着本能的不耐烦和抗拒。

但他最终还是没能扛住亲妈的目光,僵持片刻又转回头来,不冷不热地扔了一句:“睡了一天,没注意。”

盛望心说放屁,你这个骗子。

这话再续下去只会更僵,盛明阳及时出来打圆场。

他笑了一声说:“第一天做同学,没记住脸的太多了,正常,以后相处久了慢慢就熟悉了,来日方长嘛。”

江添面无表情地看向他,拇指在书包带上滑了一下,将包往上提了提。

那架势,似乎下一秒就要抬步离开了。

果不其然,他张了口低声说:“我先——先陪妈妈吃完饭好吗。”

江鸥声音温和中透着一丝小心翼翼,听起来几乎像恳求。

江添:“……”盛望仿佛看到这人皮囊下的灵魂猛烈挣扎两下,又憋屈地躺了回去。

他看热闹看得有点幸灾乐祸,但下一秒又乐不出来了,因为江鸥搞定了儿子,转过头来冲他笑一下。

这是盛望第一次看清这个女人的正脸,在她笑起来的瞬间,他忽然发现对方的长相和他妈妈有五分相似。

也许是灯光模糊了线条轮廓,也许是嘴角都有一枚浅浅的梨涡。

又或者是时间太久了,不论他怎么巩固,记忆里的人都无可逆转地褪了色,己经没那么清晰了,甚至开始和某个陌生人渐渐重合……“小望?”

江鸥不太确定地叫了他一声。

盛望怔愣一下回过神,他突然连敷衍都没了心情,咕哝了一句:“爸我胃疼,先上楼了。”

“诶别跑,晚饭呢?”

盛明阳想拽他没拽住,“不是说好了么,这点面子都不赏给你爸?”

盛望拎着书包往门里钻,头也不回地说:“你儿子明天考试,五门课一门都没学过,有个屁的时间吃饭。”

家里阿姨递来拖鞋,他趿拉着上了楼,走到拐角时忍不住朝窗外看了一眼。

他们还在楼下院子里,盛明阳正跟江鸥说着什么。

无非是解释他这个儿子如何如何少爷脾气,开开玩笑就过去了,别往心里去。

江添还被他妈妈抓着手臂,走不掉。

他漠然站在暗处,空余的那只手握着手机,低头滑着屏幕。

没滑几下,他似乎发觉了什么,蓦地抬头朝楼上看过来。

盛望惊了一下,扭头就走。

他往握把上挂了个“不准敲门”的牌子,便反锁了房间,又塞上耳机把音乐声音调大,大到外面打雷都听不见,这才坐下。

新教材在桌上排成一排,他窝在椅子里转笔。

旁边搁着的手机屏幕一会儿亮一下,一会儿亮一下。

他攒了好几个,才伸手去解锁。

给他发微信的是上一个学校的同桌,考试不太在行但人很仗义,天生有股好汉气质。

盛望常常觉得他不是来上学的,是来上梁山的。

上到高三下到高一,只要是活人都跟他有交情。

八角螃蟹:高二的期末考试数理化卷子?

你要这个干嘛?

大佬不是吧……刚放暑假就开始预习啊?

八角螃蟹:也不对啊,预习你要期末卷子干嘛?

八角螃蟹:大佬?

你回我一句。

八角螃蟹:盛哥?

八角螃蟹:班长!

行吧,不发试卷图你都看不到消息。

盛望转着笔单手戳字——罐装:我刚看到。

八角螃蟹:装,你再装。

你就是懒,多打一句话都嫌费劲,每次几条消息攒一块儿回。

八角螃蟹:看,又开始攒了。

八角螃蟹:行吧,你帅你说了算。

试卷我帮你要到了,数理化三门各一份是吧?

语文英语你怎么不要呢?

怎么还搞学科歧视。

罐装:你才歧视,一晚上哪搞得了那么多,得会取舍。

八角螃蟹:什么玩意儿?

一晚上?

您干嘛呢这是?

还有你平时不是懒到能发语音就绝不打字么,今天怎么了?

居然手打了两句话。

盛望悬着手指“啧”了一声,终于放弃打字,发了一段语音过去:“因为我今天刚来这倒霉学校,明天就要周考,考高二上学期全部内容,我不临时抱个佛脚明天就要五门零蛋了。

语文英语来不及了靠缘分,数理化三门还能垂死挣扎一下。”

八角螃蟹回了他八个黑人问号表情包,然后二话不说把三张卷子传过来了,还附带一条语音。

“不是,我没弄明白。

你一门做一张卷子挣扎不了几分吧?

人家也不可能考这几张卷子上的原题啊。”

盛望:“谁跟你说我要做卷子了。”

八角螃蟹:“那你要干嘛?”

盛望:“照着卷子按照分值比例划重点。

题目各省千差万别,但重难点还是有点相似的。

我看看哪几个模块分最高,今天晚上集中抱一下,性价比高一点。”

八角螃蟹:“还能这样?”

盛望:“都说了,垂死挣扎。”

八角螃蟹:“那其他怎么办?”

盛望:“看命。”

回完这句话,小少爷突然生出一股子心酸感来。

他混迹江湖十六年半,居然还有考试看命的一天。

他想了想,又问螃蟹:“那个蒙题口诀是什么来着?”

八角螃蟹:“哎你等等,我记在笔记第一页了,我拍给你。

我天,还有看到你用蒙题口诀的时候,普天同庆。”

夜里12点多,盛望捋完了化学和物理,眼睛涩涩的有点酸,不过更酸的是胃——他快要饿死了。

他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摸了三个储备零食的地方,都没摸到余粮,不得己只得打开门。

意料之中,门上贴了一张便签条,上面写着”冰箱里有洗好的红提,松茸鸡丝粥在厨房温着,其他夜里不要吃,烧胃。

“这是家里阿姨留的,盛明阳经常不在家住,没家长盯着,盛望三餐总是不太规律。

每次敲不开门,阿姨就会留点适合半夜吃的东西,方便他下楼觅食。

慢慢的就成了某种约定俗成。

以盛明阳的作息,这时候肯定己经睡了。

盛望拖鞋都没拖,穿着袜子悄无声息下了楼。

他刚打开冰箱把脑袋伸进去扒拉吃的,就听见玻璃外的露台传来盛明阳低沉的说话声。

他愣了一下,抱着红提摸过去。

盛明阳正在跟人打电话,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捏着眉心,看上去也是困倦极了,但语气却非常温和。

盛明阳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学校宿舍我问过,正式开学之后才可以申请。

小添他想住过去恐怕暂时也不行。”

“对,还是先住过来吧。”

“其实长久住在这边我更高兴,后天早上我带小陈去给你搬东西。

你可以跟小添说,这间院子两边是对称的,各有卧室客厅卫生间,他可以当我们两家合租,厨房共用一下而己。”

盛望一口提子噎在喉咙里,耳朵尖都噎红了。

他有预料到这顿饭后,那两人很快就会正式搬进来,但没想到这么快,快到他这一晚上连做了三个噩梦。

梦见被空白的考试卷追,被狗追,被江添追。

附中的周考安排相当变态,一天考五门,从早上7点开始,一首考到晚上9点。

第一门就考数学,可能是想帮他们醒醒脑子。

监考老师站在前面数卷子,按组分成了几份,让第一桌的同学往后传。

前排的高天扬抽了一张卷子,把剩下的递给他,顺便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办啊?”

盛望干笑一声说:“凉拌,实在不行选择全填C,好歹能赚几分保底。”

“你——”高天扬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在监考老师的盯视下默默闭嘴坐正了。

我什么?

盛望有一瞬间的纳闷,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高天扬为什么那副表情了。

因为他匆匆扫了一眼卷子发现……数学!

根本!

没有!

选择题!

就在他麻木静坐的时候,肩膀突然人戳了两下,江添低低的嗓音从背后传来:“你也可以试试14道填空全填C。”

“……”你神经病啊?

盛望扭头逼视他:“我想怎么填就怎么填,关你什么事?

还要戳我说。”

江添看着他,忽然摊开手掌:“我戳你是想问,你打算把我的卷子扣到什么时候?”

盛望一呆:“……噢,忘了。”

小说《名字不好起2》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名字不好起2》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