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精选全文初雪蝉鸣

>

精选全文初雪蝉鸣

阎祈著

本文标签:

小说《初雪蝉鸣》,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蝉江渺阎祈倪,文章原创作者为“阎祈”,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和阎氏集团继承人分手后很久,他早就另寻新欢。他拦截我的资源、抢走我准备半年的角色给新欢铺路。拿下影后桂冠那天,主持人问我:「你刚出道时唱的主题曲《祈》,听说是用爱人的名字命名的?」台下的阎祈骤然抬头,面露不可置信。很少有人知道,阎氏继承人叫阎祈。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我曾经,非常非常用心地爱过他。把他的名字藏在歌名里。可我现在,只是摇摇头,笑着矢口否认:「都是过去的事了。」......

来源:fcdbd   主角: 蝉江渺阎祈倪   更新: 2023-07-30 17:21: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网文大咖“阎祈”大大的完结小说《初雪蝉鸣》,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蝉江渺阎祈倪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他偏过头,轻微颔首。大概是路过,不小心撞见女演员争锋相对,不得不在这里避一下嫌。没点燃的烟被他丢进垃圾桶里,路介开口,嗓音低哑:节目组在找我们,一起过去。他不是话多的人,即使我们在剧组拍电影合作了半年,有大量的对手戏,也算不上特别熟...

初雪蝉鸣第4章  

江渺一路顺风顺水,没听过这么直白的评价,气得脸色发白。
如果不是名导、剧本和顶级配置加持,她根本不可能和我一起提名。
我没再管她,往前走去。
转过拐角,才发现这里站了个人,路介靠着墙,咬了根烟,但没点火。
清透的阳光落在他的眉眼,越发孤冷。
我没想过他会来参加这个综艺。
他连采访和广告都不接,为人极其低调。
我抿抿唇,喊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刚刚听见了多少:路介。
他偏过头,轻微颔首。
大概是路过,不小心撞见女演员争锋相对,不得不在这里避一下嫌。
没点燃的烟被他丢进垃圾桶里,路介开口,嗓音低哑:节目组在找我们,一起过去。
他不是话多的人,即使我们在剧组拍电影合作了半年,有大量的对手戏,也算不上特别熟。
并肩而行,走廊安静。
我身旁的人冷淡着眉眼,冷不丁地抛下一句话。
路介说:你前男友的眼光,的确有够烂的。
综艺大多有剧本,这档以追求卓越演技为口号的综艺也不例外。
剧本里有条铁规则,要保着江渺晋级到最后。
我并不是很意外,这档综艺的投资方是阎家的产业,在来的时候,珊姐就已经透露过我这个消息了。
节目组叮嘱过我们评委,在江渺的演技点评上要放放水。
只是江渺的运气不太好,第一轮同台飙戏就抽中了一个实力派童星,这次没有名导讲戏,靠她自己摸索,她的演技显然有点不够看了。
但没关系,评委会给她兜底。
外行人看综艺都是看个热闹,只要评委认可她,那么稍微差一点也没关系,观众也会跟着认可。
其他评委都像模像样地夸了江渺几句,江渺站在台上,眉眼弯弯:谢谢老师的夸奖,我会更努力的。
旁边的实力派童星一声不吭,身侧的手攥紧成拳,但有些人的路,天生就是比别人好走的。
即使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平坦是对别人的不公平。
结果到了路介这里。
他连眼都没抬,节目导演催促他。
路介才有点不耐烦:伤眼睛。
不想评。
就,挺直接的。
路介在行业中的地位很高,每一句点评都极具重量。
这几个字砸下来,江渺人都懵了,大滴大滴的眼泪直接被砸出来了。
江渺一哭的后果就是,下午的时候阎祈亲自来综艺录制现场了。
助理和化妆师一听见阎氏集团继承人来了,都跑出去吃瓜了。
阎祈其实不常露面,但圈里传言,有阎祈的地方,容貌能秒杀男星,她们怎么能不好奇。
我一个人在化妆室里看下部戏的剧本,在边上空白处写着笔记。
觉得周围有些过于安静了,才收笔抬起头,却在看见化妆室的门早已被打开。
阎祈倚在门边,垂眼看着我,不知道看了多久。
午后的阳光就这样落下来,晕黄地穿过门扉开阖之间。
其实我分手后,也和阎祈遇见过几次,每一次他脸上都带着针锋相对的冷漠,唯独这一次,他平静而沉默。
上回这样平和的相处,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我怔了怔,指着隔壁,提醒道:江渺她们的休息室,在走到尽头的拐角处。
阎祈和没听见一样,叫了我的名字,倪蝉。
我看见网上的帖子了。
他抬起眼,你是不是真的——直到后半段才喉头哽涩了一下,泄了一丝真实的情绪。
他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剩下的话他没能说出来。
但我已经明了他的意思。
他想问,我是不是真的,曾经这么沉默而盛大地爱过他。
我看见他落在门框上的手,攥得筋络发白。
阎祈的碎发垂下,整个人像溺水一般,等我一句救命的回答。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
我说:不是。
我合上剧本,笑着否认道:那个帖子我也看过了,都是捕风捉影,并不是真的。
网友喜欢乱磕,什么蛛丝马迹都会过度解读,你和江渺都不要多想。
很抱歉给你们带来了打扰。
他陡然直起身子,唇角绷直。
我以为他要走了,想起来上午的事。
认真地提醒阎祈道:演员是一生的事业。
如果你想要江渺走得远一些,就不要过度放纵她。
让她一个人自己前进磨砺一段时间。
不知道是哪句碰到了他的逆鳞,他摔上了门,一脚踹在最近的化妆桌脚上。
桌子落地发出巨响声,镜子和化妆品哗啦啦碎了一地。
阎祈回身看我,眼角因戾怒而发红,他说:倪蝉,我也曾让你一个人前行。
结果呢,你差点死了。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心?

小说《初雪蝉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全文初雪蝉鸣》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