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咽下去

>

咽下去

烟烟烟雨雨雨著

本文标签: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烟烟烟雨雨雨”创作的《咽下去》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英连把手里头的那颗栗子咬了又咬,他老了,牙不行了,都咬不动了。好不容易吃进嘴里了,这却是颗坏的,一嘴的霉味,吐了几口痰,嘴里的味还是没散去,苦得很。男人哗的眼泪就掉下来了,他坐在病房里头,吃了一颗又一颗的坏栗子……...

来源:fqxs   主角: 英连晓子   更新: 2024-06-10 22:07: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英连晓子是都市小说《咽下去》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英连哪里说得过这相亲婆娘的嘴巴,一句话就顶到了男人的腰子,再一句话更是戳到了男人的心,男人心想着也就是去看看,别人看不看得上也是一回事,看得上呢就到时候再考虑七七八八别的,看不上呢,也就说明他这农村娃还得配农村媳妇。男人心思想法一定下来,李村长的婆娘也就颠颠地端着杯刚烧好的水泡的茶走了,水还在锅里咕...

第3章 开店

秋收刚过,晓子就去学堂上课了,乡里头倒是派了一个年轻女教师下来,听说是在比双峰城还要大的长沙城里头读的大学,看上去就是有文化的那种人。

李村长可怕亏待了这女子,怕老先生那屋他睡不习惯,特地是在自家开了间偏房给这位女老师住。

女老师虽是城里头娃娃,但也还是拒绝了村长的好意,搬进了老先生原来的那间房。

晓子一去上学,两小的在家也能自食其力,英连就想着和李村长他儿子一起搞点小买卖做了,过两年,就有三个娃娃要读书了,这学费钱单靠黄土背朝天的还真挣不回来。

李混,也就是李村长他儿子,上个月从城里头回来了,开着一辆时髦的两轮车,那声音还没到头子口,就震得满天响。

李混说那叫摩托,诶,从人身边开过去,硬是给人身上蒙上一层灰,倒是他爹乐呵呵的,灰头土脸的也还是不忘笑。

李混说起话来一股子城里味道,怪得很,李兴民老婆说他连俺都不会说了,只会说窝屎的窝,村里头那些嘴巴也不饶人,教小孩子就叫他了个混混窝屎,还说他哪是回来做买卖,分明就是外头落魄了,现在回村里头搞投机倒把的手段骗人钱来嘞。

李村长老了,不行了,有听到风声的说乡里头要下来人取代李村长,石牛头子里那群人就势利得很,都不背人了,就一个劲滴说起李村长他们家的丑事来,还说呢,那老先生就是被李村长他们家给冤枉的,他女儿跟别个打赌,输了逗他爹玩,他爹还真当真了,带头就把人家家里头砸了,还党员呢,分明就是搞独裁,老先生多好的人呐,硬是被扣了一个那样的名头,真是对不起他白教咱村孩子了。

村里人听了这话,越扯越远,也不往他家去了。

他家晚上也不开灯了,早早地就睡了,独英连看上了李混说的小卖部生意。

英连也不避人,硬是大白天的,村里头人收工歇气的点,就走到李村长家里头去,手里头还提了自家做的烧酒,味道香的很。

包着李混,三人这酒也是从下午喝到了晚上,硬是喝到晓子出门扶着他爹回去。

没过几天,英连和李混合伙的小卖部就开业了,就开在英连家里头。

他家宽敞,地大,放一两个大柜子也不是事,李混就负责进货。

英连出的少,拿了自家全部积蓄出来,也不过才是李混从城里头拿回来的三分之二,赚了钱两个人就西六分,李混大头,英连也没意见。

头两天店子开门,也没啥生意,也没人敢进来买,生怕肚兜里头那三两毛钱被骗走。

英连就坐在自家门口望着李兴民他老婆拽着张头子他老婆一趟一趟地从这路过,明着是给他们那两男人送水,不知道的还以为两男人在外头和她两野战呢,地为床天为铺地,暗着的就是想看看英连这家里头到底有些啥子好玩意。

熬不了几天,英连的小卖部终于是开张了,来的不是李兴他老婆,来的是李兴。

那男人平日里埋头干活惯了,嘴笨得很,就说俺家灯坏了,俺婆娘让俺来买灯泡。

英连也是心里头清楚,他家平时连个灯都舍不得开,哪能坏呢。

英连心中暗喜:这是试探呢!

果然,这一个灯泡卖出去了,来买灯泡的人也多起来了,买茶米油盐的人也多起来了,就连小孩路过也得进来买两颗泡泡糖出去吃。

英连和李混这买卖算是成了。

村里头说李混的声音也少了,反倒是后悔没当初搭把子手,看着英连一天天地赚那钱,心里头痒痒着。

晓子现今是成了学堂里头的零食大户,天天地英连都给她那破布包里头塞满了吃的,生怕他那宝贝女儿在学校里头饿了肚子。

这小破包可是把小张头子馋坏了,就每天扒拉着晓子的衣服,就想着要点吃的,活脱脱地就成了晓子屁股后头跑的小跟班。

英晓也乐意张波蛋在后头跟着,一块小泡泡糖就能让张波蛋硬生生地走个一公里路送她回家。

两人关系一好,张波蛋的嘴塞了东西,也藏不住事,路上一走一下子就把当初那事跟筛子似的抖落出来了。

张波蛋说那老先生是个好人,就是老给她们打板子,尤其是李为民和他。

“老先生就喜欢李思,李思迟到了也不打她的板子,还偷摸着让李思进他房间给她糖吃呢!”

“你咋知道的,你看到李思吃糖了不?”

“不是,你傻啊,每次李思从老头房里头出来嘴巴边都有没擦掉的糖印子,而且李为民也跟俺说他看到好多次了,老头不给俺们吃糖,就只给李思一个人吃。”

张波蛋一边嚼着泡泡糖一边说着。

“那老头就是喜欢李思,不喜欢俺们。”

“哦,那为啥那老头后面又变坏人了?”

“再给俺一颗,俺就告诉你,这是俺的秘密,俺答应了李为民,不告诉别个的。”

张波蛋手一伸,一下子勾起了晓子的兴趣。

晓子掂量了口袋,也没犹豫就掏给了张波蛋。

张波蛋一边撕开包装纸一边把泡泡糖放进嘴里:“李为民让俺回去告诉俺爹,说那老头让李思看他下面。

俺回去告诉俺爹,俺娘俺娘不信,还把俺打了一顿。

李为民就自个回去告诉他爹娘了,后来俺也不知道了。”

“那你们不是撒谎的嘛?

张波蛋,俺不给你糖吃了,你和李为民都是电影里头的坏人。

俺要告诉俺爹,回去抓你们”张波蛋一听不给他糖吃就急了,嘴里的泡泡糖就给咽下去了,更急了,吓得眼泪水都掉出来了。

“都是李为民让俺说的,谁让那老头不给俺糖吃,现在好了,俺要死了,泡泡糖要把俺的肚子黏住了。”

张波蛋一哭一闹,晓子也忙安慰他,生怕张波蛋回去告诉他爹。

“俺不告诉俺爹抓你了,俺就让俺爹抓李为民去,都怪他。

你别哭啦,泡泡糖吞下去不会死人的,俺弟都吞下去好几回啦,俺爹都说没事。”

听到不会死,张波蛋的眼泪这才停下来“真的不,俺不会死啦。

你不要告诉李为民是俺告诉你的,李为民知道会打死我的。”

“放心,俺爹是好人,不会让他这个坏人打死你的,俺爹会把他抓起来的。”

晓子一脸的正气,跑回家第一件事就告诉了英连。

“晓子,这事可不能乱说,恁是不又听你大婆她们说的?”

“爹,俺没瞎说,是真的!

俺用两泡泡糖换的,张波蛋告诉俺就是李为民撒谎告诉他爹的!”

“晓子,那就是老先生没对思妹几干啥,是不,你的意思。”

英连迫切的想得到事情的真相。

晓子小小的年纪,拍着胸脯,一脸不愤的说:“爹,就是李为民为了吃糖,骗了张波蛋,结果张波蛋他爹没理他,李为民就自己告诉他爹,然后他爹就告诉李叔了。

你快去把李为民抓起来,爹。”

李思是李村长家的丫头,李为民是李兴民家的小子。

英连没说话,沉默半晌,点了一根用纸卷起来的烟。

他沉沉的往外吐了一口子旱烟,谁也不能保证这是假的,但谁也不能保证这是真的。

英连内心里头那股正义感此时却是在作祟。

男人透过那口烟望向如今的小卖部,朦朦胧胧的,刚有起色。

男人舍不得,摆摆手让女儿不要再提这事了,也告诉晓子这话以后只能憋在心里头,可以是从任何一个人嘴里头传出来的,但绝对不能是他英连家里头传出来的!

英连揣了一个秘密,背了一个包袱,每天守着小卖部也没了当初的动力。

英晓也乖乖地听了她爹的话,整天郁郁不乐的。

她觉得爹说的和陈老师说得不一样了,老师说做人要诚实,爹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

年关了,又是一个寒冬,可快赶上前几年那天气了,冷到骨子里头去。

李村长家的女儿跳河了,九岁的孩子,扑通地,就往河里头跳了。

早上不明亮,在河对头田里干活的人又看不清,还以为是哪个不聪明的鸟往河里找食吃呢。

转头一想,又不对,这寒冬腊月的哪里有鸟在外头飞啊。

那瞅着黑糊糊地,再仔细一看,那可不是村长家丫头正往水里头跳呢。

李村长急啊,一听到这个消息,人差点就没站稳。

到了河边,报信的人也迷迷糊糊地,也没瞅见是哪个位置,他衣服也没脱翻身一个猛子就往水里头跳。

河里头水冷,河堤边站着的那群汉子都不敢往水里头钻。

李村长他婆娘就一首在旁边哭天喊地,叫着自家丫头的名字,求着人下去救救她家孩子。

没人动,黑乎乎地,河堤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却没有一个想救人的人。

等孩子再被捞上来的时候,脸都发白了。

李村长在水里头用光了所有的气力,一上岸就站不住了,人就晕过去了。

他婆娘看着全身还在滴水的女儿,仔细一摸气都不往外头喘了,人也吓厥过去了。

这时候人群里头才有骚动声,后头喊着救人呐,前头才有几个汉子动起来,硬是把这一家三口齐整整地送回了家。

英连从城里头一进货回来,晓子一句话都没说,就是帮着爹卸货。

来小卖部买东西的人提了一嘴,英连方才知道这事。

那家人女儿救上来就是个没气的了,放在厅堂门口,拿了块布盖着;爹晕过去了,把张头子请到家里头掐着人中才是从阎王爷那里抢回条命来;孩他娘醒来瞅见女儿盖着白布的尸体又晕过去了;李混硬是过了一两个小时才出现在家门口,鬼知道这天杀的干什么去了。

李思跳河的时候,晓子就在河对头的田里摘菜。

小孩子眼睛好,一眼就瞅见那是个人。

女孩那一跳,是真把英晓吓坏了,手里头的菜也扔掉了,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她迷糊地就听见旁边有人开始吵闹,脑子也开始不打转。

她坐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菜也不要了,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英连没去凑这热闹,嘱咐着晓子带着利子和杰头在家里好好待着。

他真怕看到跟自己女儿一般大的人躺在地上会控制不住情绪。

男人点了一支旱烟,坐在那里又是一抽。

李村长跟他家就隔了一条巷子,过了转角就是他家。

那边吵吵闹闹地,英连仿佛没有听到一点声音,一根又一根地抽着他的烟。

石牛头子并没有对这一家人的遭遇感到同情,在他们的言语里,村长当初就是做了冤枉事,断了老先生的路,这是老先生来索他家孩子的命来呢。

没有被证实的话,一句一句地像是寒风扎进了这家人的心窝窝里头。

他们是连夜走的,前脚刚安葬完李思,后脚李混就把家门一关,就走了。

他带着他疯了的娘和中风的爹,离开了石牛头子。

走的时候,李混把摩托车就往英连家门口一扔,啥话也没说,也没和他碰面,也没说这买卖还做不做。

过没几天,大家就都跟没事人一样,就把这事当成谈资,一遍一遍地说着那九岁的女娃娃犯下的“弥天大祸”。

英连不知道为啥,心里头总感觉缺了点什么,但为了他眼前那三娃,他还是打算一个人做好这买卖。

晓子变得不爱说话了,英连只当娃娃大了,成熟了。

这年冬天比起那年还要冷上一点,不仅刮起了寒风,还下了一层薄薄的雪,硬是把人眼睛都蒙住。

小说《咽下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咽下去》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