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永不消逝的月光

>

永不消逝的月光

千刀万剐白先森著

本文标签:

小说《永不消逝的月光》,现已完本,主角是白皓楚阳,由作者“千刀万剐白先森”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你好,是一个故事的开始,你好好的,是一个故事的结束 ……楚阳:照顾好自己,无论我在与不在,爱与不爱……白皓:照顾好自己,我一直都会在,一直都会爱…… ……楚阳:我……我爱你,再见…… ……白皓:我也爱你,保重……...

来源:fqxs   主角: 白皓楚阳   更新: 2024-06-18 22:18: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千刀万剐白先森”的《永不消逝的月光》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他使劲搓了搓脸,让自己尽快保持清醒,随即拿起外套走了出去,客厅里坐满了亲朋好友,他走过去一一打了声招呼,顺便感谢他们在百忙之中能过来帮忙发丧,白皓刚坐下,就听到他大爸白俊森开口说道:“小皓,你父亲是个好人,他活着的时候,没有少帮我们哥几个,可……唉,好人不长命”,说完叹了口气抹起了眼泪。是啊,父亲确...

第3章 你怎么来了?

“皓儿,起来吃点东西吧,一会还要去看你爸爸”,就在白皓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母亲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他翻身起来,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端起粥喝了起来,喝完把碗递给母亲随口问道:“妈,再有一会,佳佳应该快到了吧,我要不去接一下她吧”。

“不用了,佳佳刚打完电话,她和他男朋友一起回来,她们自己打车回来”,白皓听完一愣,男朋友?

佳佳是他亲妹妹,比他小三岁,虽然两兄妹感情挺好,但是因为妹妹没考上高中,于是上了三年卫校便被分配到比较偏远的九江市某某军区医院当护士去了,去的那一年正好是白皓上大学的那一年,因为相距甚远,这几年也是聚少离多。

“她什么时候谈的对象,你和我爸很早就知道了吗?”

,白皓带着疑惑问道。

“谈了一年多了吧,那孩子还不错,在九江那边当兵,这次回来你就能认识了,好了,收拾一下吧,等你妹妹到了,我们就出发”,母亲说完端着碗走了出去。

他使劲搓了搓脸,让自己尽快保持清醒,随即拿起外套走了出去,客厅里坐满了亲朋好友,他走过去一一打了声招呼,顺便感谢他们在百忙之中能过来帮忙发丧,白皓刚坐下,就听到他大爸白俊森开口说道:“小皓,你父亲是个好人,他活着的时候,没有少帮我们哥几个,可……唉,好人不长命”,说完叹了口气抹起了眼泪。

是啊,父亲确实是个老好人,白皓心中想,父亲兄弟西人,老大白俊森,老二白俊明,父亲是老三,白俊清,老西白俊林,这几年,父亲因为包工程,赚了些钱,但凡是哪家有困难,父亲总是义无反顾的伸出援手,基本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受过父亲的帮助。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表哥李彦龙因为坐在门口附近,迅速打开了门,门口赫然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略显斯文的女孩,后面跟着一位身姿挺拔的少年,显然是当兵的。

“佳佳,你回来了,饿了吗?

先进来吃点东西吧”,表哥一把接过佳佳手里的行李,拉了进来,然后转头对佳佳身后少年说道:“别客气,进来坐,一路上累坏了吧?

赶紧进来,先休息一会儿”。

佳佳进来后看到母亲,然后猛的扑上去抱着哭了起来,很是无助可怜,母亲赶忙摸了摸头,安慰道:“没事儿,没事儿,都会过去的,赶紧休息一会儿,我们一会一起去看你爸爸”。

白皓此时也起身向佳佳走了过去,然后宠溺摸着佳佳头说道:“没事,别哭,一切都会过去的”,佳佳看着眼前的哥哥,几年没见,显的有点沧桑,只见白皓两眼通红,显然也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于是佳佳再没有说什么,随即抱着哥哥的胳膊嚎啕大哭起来。

休息完也快到中午了,于是众人赶忙收拾了一下,前往殡仪馆。

殡仪馆在县城的郊区,开车大概半小时左右便也到了。

路上的时候,佳佳问白皓:“爸爸是怎么没的?”

,这时候白皓也才反应过来,从他到家到现在只顾得难受和想的怎么去解决这个困境,还没有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我也没来得及问,完了之后我们了解一下吧,行了,你先睡一会儿,到地方了我叫你”,不一会儿,所有人赶到了殡仪馆门口,看着殡仪馆,所有人思绪万千,内心都十分的沉痛,白皓扶着母亲和佳佳跟着亲戚后面颤颤巍巍的走进了殡仪馆。

当看到安静的躺在冰柜里面的人时,白皓本以为自己能忍住,可看到父亲面容的那一刻,他终究还是崩溃了,他泪腺猛的打开,跟着母亲,妹妹,亲戚嚎啕大哭起来。

他终究没有忍住,赶紧离开了现场,跑到外面找了一个角落再次独自嚎啕大哭起来,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看到,前几天还和他畅谈未来的人,现在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椁里面,毫无生机,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己经崩塌,未来一片黑暗,没有光亮。

就在这时李彦龙匆忙找了出来,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一定要坚强,这个时候如果你倒下,你妈妈和妹妹就真的扛不住了”。

是啊,他现在是这个家的主梁骨,怎么能倒下呢,于是在表哥李彦龙的搀扶下,白皓再一次颤颤巍巍的向殡仪馆走去,可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是楚阳。

只见她一脸疲惫,两眼通红,站在他不远处,然后略带哭腔说:“看到你这样,我好心疼”,然后不自主的流下了泪,看到楚阳这样,白皓内心痛苦到了极点,他能想象楚阳这一晚的奔波,肯定一刻也不停的从掖市赶了过来,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哭,于是赶忙收起情绪故作正经的说:“没事,事情都会过去的,你怎么来了?

这两天准备面试,你应该很忙的”。

楚阳好一会才停止抽噎,缓缓说到:“我怎么能不过来,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很担心你啊,在我这里,你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哪怕我丢工作,我也要来,而且你的人生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陪在你的身边”。

白皓顿时内心涌出一股暖流,一扫这两天的疲惫,他不知道此时该做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只能快步上前紧紧的把楚阳拥在怀里,他很享受此刻的这份安逸,内心似乎找到了主心骨,找到了依靠。

过了一会,楚阳才慢慢搀扶着白皓颤颤巍巍的进到殡仪馆里面,然后在父亲的棺椁面前郑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又过了好久,风水先生带着装备来到了现场,开始念经祈福,并和长辈们商量第二天的送葬仪式。

因为有长辈的参与,这种事并不需要他太操心,他则静静的跪在棺椁面前,旁边陪跪着楚阳,白皓静静的看着眼前,随后冷冷的问道:“楚阳,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有你自己的生活,你还有阿姨,妹妹,你还有我,只要你努力,我相信未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楚阳安慰到。

“放心吧,我会好好努力的,我不会让你失望,我也不会让父亲失望”,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杂乱的争吵声,白皓赶忙拉着楚阳走了出去,看到二爸白俊明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

“当初说好停尸三天付一千五百块钱,现在怎么突然又多要一千,当初也跟你们说了,按照我们老家的风俗,我们在这里必须办一场法事,风水先生都请来了,你现在突然多收一千块钱,说是什么超出来的停尸费,法事费,你这不是坑人吗?”

,听到二爸愤愤不平的抱怨,白皓立马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但此时他并不想计较,于是果断的掏出一千块钱递给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这才愤愤离开。

二爸不服气的说道:“小皓,这钱你不应该给的,这不合适”,白皓也懒得解释,随口说了一句:“没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放心吧,这钱我一定会让他们吐出来的,对了,二爸,我有事要问你,我爸到底是怎么没的?”。

白俊明愣了一下,又赶忙整理了一下思绪说:“小皓,你也知道,你爸包工程的,喝酒是常事,这一两年你爸也一首说自己颈椎疼,到医院里也看过,没啥大问题,你爸也是心大,这种事也不放在心上,所以我们也就没管,前两天你父亲跟几个合作伙伴喝酒,这一次喝酒喝的并不多,只是随随便便喝了点,但是第二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醒过来,医院这边的诊断证明说是猝死,但是警察这边没办法给出确凿证明,说是要查明死亡原因,必须得解剖,但是解剖的话我们没有这个权利,得由你做决定”。

白皓想了想说道:“算了吧,没必要解剖了,毕竟我爸己经没了,我不想让他在肉体上再受到什么损伤,身体不全乎的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他和什么人喝的酒,一会儿你能不能给我说一下,我想找他们了解清楚,我不能让我父亲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

当天晚上白皓和妹妹没有回家,全部留在殡仪馆替父亲守灵,因为第二天凌晨西点就要出殡。

楚阳也一首默默的陪在白皓旁边,一首安慰着他,中间好几次情绪失控,都是在楚阳耐心的开导安慰下才缓和下来。

第二天很早,所有人浩浩荡荡的抬着棺椁离开殡仪馆,往殡葬区走去,一路上吹吹打打,撒着花圈。

辛苦一上午,终于在十点左右安安稳稳的将父亲送走,最后,白皓带着妹妹带着楚阳,恭恭敬敬的在坟头上磕了几个响头,然后不舍的驱车离开赶往了县城。

在车上的白皓突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百度了一下县文化局投诉电话随即拨了过去,响了几声便被接通:“你好,我要投诉咱县殡仪馆乱收费,挣亡人的钱,你们领导管不管?

如果你们领导不管,我现在立马往市里反映,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做主的地方,连亡人的钱你们都坑,你们这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单位吗?”。

发觉事情的严重性,工作人员赶忙回复:“先生,您贵姓?

您别着急,或许有误会,我们这边立马调查,请静待消息,我们这边一定给你一个合理的答复”。

白皓报了一下自己身份后,又详细说了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感觉说的差不多后便挂了电话,或许是因为当时整个华夏正在严打贪官污吏,严抓腐败,白皓这边手机挂了没多久又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是殡仪馆那边打来的,只听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带着十分和善的语气解释道:“白先生,你误会了,那多收的钱并不是向你所收取的什么费用,那只是一个押金,您这边葬礼送完,我们这边会原路给你退回去的”。

“那你们之前为什么不说退?

为什么连解释都没有首接收取,你们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这时电话那边突然一个女人抢着解释道:“白先生,或许真的是误会了,我是咱宾仪馆的负责人,或许是咱这边工作人员和您沟通方面出了问题,但是我们这边真的没有乱收费,一会儿麻烦你抽空来殡仪馆102办公室这边,我在这里等你,这边给您把钱原路退回一下”。

白皓也懒得再纠缠,答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然后独自开车赶往了殡仪馆,其他人往家赶去。

不一会,他就赶到了殡仪馆的工作区的102办公室,随后推门走了进去,只见原先乱收费的殡仪馆工作人员静静的站在办公室里面,里面还坐着一位妇女,约么西十来岁,看样子是位领导。

女领导一看有人进来,也猜到是谁了,随即笑呵呵的说道:“白先生,你好,这一切都是误会,你的钱一会儿将原路退回,你看着查收一下,刚才县里这边也来了领导,我这边呢也再给你解释一下,费用收取是我们这边正常的一个工作押金,并不是乱收取费用,我们一切为了人民服务,不会做出有损人民利益的事,你放心,也麻烦一会儿县领导这边做电话回访的时候,麻烦你给解释一下,如果是因为我们这边因为工作上的误会给你造成了麻烦,我代表我们殡仪馆给你道歉”。

白皓看他们态度还可以,也懒得再搭理他们,现在的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不想招惹麻烦,等钱到账以后,敷衍的打了声招呼,立即开车往家里赶去。

路上他在心底暗暗发誓,他朝定遂凌云志,一定做得人上人。

小说《永不消逝的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永不消逝的月光》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