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宋韵医道

>

宋韵医道

付安帆著

本文标签:

小说《宋韵医道》,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彩月彩霞,文章原创作者为“付安帆”,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中国的历史图景,长期以来为男性所书写,占人口一半的女性,长期以来被男性书写所忽略,这种情景在现代已成为了历史,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被尘封遮蔽的过去,拨开那神秘的面纱,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宋代有男人,也有女人,而宋代的女人真如大家所想象中的那样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躲在闺阁成一统吗?...

来源:fqxs   主角: 彩月彩霞   更新: 2024-04-01 22:05: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宋韵医道》,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彩月彩霞,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付安帆”,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知意急忙忙地走,还不停地抱怨着。回到教坊司,果然少不了一顿骂。“你怎么回事,现在什么时辰了,还不赶紧去练琵琶,我供你吃穿,是让你来这里当贵人了吗?”刘妈妈大声吼着知意。“好……我知道了...

第3章 枯木逢春,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春期有晴有雨,临到夜里,雨珠敲打在翠竹上的脆响淅淅沥沥,屋内开了一扇窗,明灯上的女子挑花浅笑,屋檐犄角隔开外面的风雨飘摇。

这是第一次收到爹爹的来信,知意前往急递铺,身穿皂色衣衫,戴角巾儿,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冷眼相待,知意早己受够冷嘲热讽,也不愿多理会。

不知是麻木,还是不愿多费口舌,早己看淡一切。

“吾女:见字如面,安否?

闻汝忧心,父特书此信,以安汝心。

永州虽苦,然父有医术在身,尚可助百姓去病。

汝不必担忧,吾等尚可苟活。

唯愿汝好生度日,莫为吾等忧虑……”知意读罢,她细长的眉毛微微蹙起,泪水在眼角摇曳,闪烁着坚强和希望,只等着一丝风吹,便会沉落在土地上。

“爹爹,我会好好活下去的……”知意自言自语喃喃道,不知是看得太过入迷,全然不知街边熙熙攘攘,被人推推搡搡,将信件掉落,知意急忙弯下身子去捡,摩肩擦踵的人群将知意的手踩了又踩,终于将信件拾起,手上却也留下了伤痕。

知意正打算离开,抬头望去,少年端坐马背,穿着一身藏蓝色素缎长衫,玉冠束发,右手懒散的把玩着手中的马鞭,生的剑眉星目,五官极其俊俏。

嘴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眼神却冷漠地很。

“这位公子什么来头?”

“这可是宋家二郎宋锦知,年纪轻轻又立下大功,本就是怀化大将军,这次回京都面圣,不知又给封什么赏赐呢……要是谁家的女儿能嫁这样的好人家,那可是享福喽。”

街上的人群都在纷纷议论。

宋锦知的余光看往这边来,吓得知意连忙离去。

“太可怕了,这人长得矜贵冷冽,活似阎王,冷冽的眉眼像是将人吃去,谁敢嫁给他啊,不知世人怎么想的……都是因为他,我的手也伤了,回去少不了妈妈的挨骂。”

知意急忙忙地走,还不停地抱怨着。

回到教坊司,果然少不了一顿骂。

“你怎么回事,现在什么时辰了,还不赶紧去练琵琶,我供你吃穿,是让你来这里当贵人了吗?”

刘妈妈大声吼着知意。

“好……我知道了。”

知意一时受了惊,还不忘捂着手。

“别,别走,你手怎么回事?”

刘妈妈眼尖地看去。

刘妈妈上前一把抓着知意的手。

“我刚刚不小心划破了。”

知意小声回答道。

“你个贱人,为了不练琵琶,竟不惜将自己的手划破,萧家二郎如今也不再寻你,去屋里好好待着吧,也别想再有好的吃穿,三日不给你吃食!”

刘妈妈生气地说道。

知意的手被妈妈紧紧抓着,一时间流出血来,回到屋里,虽然身体上的疼痛折磨着,但知意却心里窃喜,现如今没有二哥哥的庇护,自己的手受了伤,也算可以再熬过一段时日,不用去弹琵琶给那些腌臜之人。

这些时日,知意看了一遍又一遍爹爹写的信,又经常想起了在许府的日子,那时候知意无忧无虑,可以跟哥哥们一起打马球、比投壶,跟着阿娘弹琵琶,共诉心事,跟着爹爹学医术,尽管做自己喜欢的事,虽身体不好,经常服药,但知意每天都在快乐中度过。

想着想着,手抚着脸颊,几颗泪珠滑过。

房屋的门被推开了,刘妈妈进来,看见桌上的信件,一把将要抢去,知意急忙护着。

“妈妈,这是爹爹给我的信件,请就给我留个念想吧。”

知意委屈说道。

“既然想要信件,那过几日就好好表现,上边来了话,为贺怀化大将军大功归来,设宴席,去助兴,你到时候敢出差错,别说信件,我要好好罚你。”

刘妈妈将信件夺去。

知意看着妈妈手中的信件,忍着气点点头。

“怀化大将军?

莫非就是前几日在街上碰到的那位?

为他弹琵琶,要是弹不好,那岂不是引来杀身之祸?”

知意在心里犯着嘀咕。

往后几日,知意每天都勤加练习,不为别的,也要为拿回爹爹写的信。

闲花淡春,月明星稀。

一时间,见得水溅荷叶,荇湿明月,柳垂金线,桃吐丹霞,柳叶馋吐线碧,丝若垂金。

天上一轮皓月,池中一轮明月,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晶宫鲛室之内。

知意走在前,抱着琵琶,手里的灯笼与那月光相融,光晕落在脚下的青石板上,如洗如洒。

从上三坊的杨家公府,至宋王府大门,十里长街,人如流水,马若游龙,灯火簇烈,香烟混沌,映得汴京如在仙境一般。

漫天的烟火,是她从未见过的灿烂,无垠的碧落下,无数火光像星雨坠落,甚至要烧焦了两旁的树木。

夜幕降临,京城的大街小巷灯火通明,汴京难得有这样的盛会,全城谁不赶来凑热闹,连天公都识趣,刚好结束了一连几日的薄雨,月亮东升,团圆皎白,又亮又晶莹,更照得街市灯火斑斓,人流如织,像一条缀着彩珠的白链。

人们纷纷涌上街头,为凯旋的大将军举行庆功宴。

酒楼内张灯结彩,喧闹非凡,宾客们都欢声笑语,庆祝这一胜利的时刻。

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彩带飘飘,将酒楼装点得喜庆而热闹,美味的佳肴摆满了桌子,香气扑鼻,让人垂涎欲滴,酒杯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人们开怀畅饮,热闹非凡。

在人群中,宋锦知身着一席华服,双眸光射寒星,五官棱角分明,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知意身着粉色长裙,上面绣着精致的兰花图案,头顶斜戴着金玉步摇,耳朵垂着两个大拇指粗细的珍珠项链,整个人看起来端庄华贵,却又不失女性独特的妩媚。

清越悠扬的琵琶声从许知意指下流泻而出,如泣如诉,似一阵凉风钻入众人耳中,在五脏六腑间穿梭;又似涔涔细雨,在肌肤上缠绵。

烦躁苦闷、名利纠葛,俗世的纷扰如潮水般退去,天与地之间,辽阔无极,只余幽怆哀怨的音色不断流淌,没过浅草、浸透湖水、润湿山石。

万物都在音色中沾染哀婉与忧悒,连人也不例外。

“好!

好!

弹的好。”

众人欢呼,“再来一曲!”

知意吸口气,玉指轻轻拨弄着乐弦,琵琶声如潺潺流水,蝶飞鹤舞,欢快和谐,忽然间,小雨绵绵,雨打芭蕉,声音甚是好听……“这位娘子是何来头?”

众多宾客议论着。

“这哪是娘子啊,这就是个教坊司的乐妓。”

“听说以前可是许府的小娘子呢,自从许府被抄家,就沦落到教坊司了,若不是其父向官家求情,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地呢……”宋锦知看着知意,察觉十分眼熟,像是见了旧人,便命令手下石头:“去调查一下这位女子以前的身世。”

知意演奏完毕,抱着琵琶离去。

知意抱着琵琶,一时看到了满塘的荷花,起了兴,想着摘几朵可以入药,有活血止血、清热解暑、升发清阳之效。

小时候和爹爹一同采摘过,便有此想法,改变了回去的路线,偷偷跑向池塘,也不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

夜风飒飒,天若悬境,天上没有一片云,一轮圆月在这一碧无际的大海里航行。

孤独的,清冷的,它把它的光辉洒下来。

地上,屋檐上都染了一层银白色。

夜非常静。

宋锦知吃醉了酒,不许他人跟着,出来吹吹风,醒醒酒意,站在池塘边,躲在暗处,在黑暗中看着来往人的一举一动。

许知意小心翼翼地将琵琶放在旁边,脱下鞋袜,慢慢走向水中,轻轻用手去捧着荷花骨朵,她迎着晚风,桃粉的衣裳被吹得向后扬起,勾勒着她窈窕的身躯,一缕乌发顺着肩头,滑落进她松散的衣襟,她美艳有余,却又不失端庄。

知意兴致勃勃,全然不知附近有人在暗处盯着她。

宋锦知目光炙热坦诚,如湖水般清见底,如皓月般皎洁明亮,衣袂随清风款款摆动,看着水中女子像朵花儿,凝住着她,他左胸微绷,思魂微乱。

一时间,想上去与知意交谈,却又退缩,他从未过如此,他上刀山下火海,什么场面没见过,如今,却止步不前。

父母亲安排的婚事他都婉拒了,见过的女子也数不胜数,唯独眼前的女子使他动了心。

知意采摘完荷花,整理好衣裳,抱着琵琶,抬头往西周看了看,确保无人,赶忙离去。

他眸色微暗,喉结微动,缓缓回身,心想着:有趣,真是有趣,与我见过的女子都不同,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女子,竟如此大胆,还不在乎礼节。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每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月光温柔地给大地涂上一层光明、淡雅、柔和的色彩,像一匹银色的柔纱,垂落下来,洒在水面,也映着宋锦知身上佩戴的玉环绶上……

小说《宋韵医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宋韵医道》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