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携手绘浮生

>

携手绘浮生

路阿柒著

本文标签:

《携手绘浮生》是作者“路阿柒”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林阳周铭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凡身处高位者,一言一行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这至尊之位本该属于我。”  当朝皇帝长兄永康王狼子野心,谋权篡位。自登基后昏庸无道,亲小人而远贤臣。一时间,天下动荡,难以安宁。  周家林家,自建朝以来为帝王之肱骨,只效忠皇室正统,自然成了这场纷争的开端。  可怜周家林家偌大宅府竟到最后只有两个还未及冠的小儿得以逃出生天。  “懵懂孩童,有何可惧?”  但,眼下他瞧不上眼的稚子,最终会在一场大雨中将手中长剑抵上他的脖子。  “你可有想过会有今日?”  1V1 HE  率真阳光将军之子×温雅沉静文臣之后  昔日同游珺都的竹马好友,如今会如何携手同行?...

来源:fqxs   主角: 林阳周铭   更新: 2024-07-09 22:11: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携手绘浮生》是作者“路阿柒”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林阳周铭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林阳就坐在凳子上,看着房门被打开,陈大夫被推进来,房门又关上。“你先看着,我们去做午饭去,中午你就在这吃哈”门外是张三石贱兮兮的声音。“小公子你等会吃饭的时候跟他一起过来哈!”陈大夫没好气地叹了口气,看向一首盯着他动静的林阳。“幸会幸会,鄙人陈絮...

第3章 殃及池鱼

林阳静静在周铭床前坐了一会,不一会一个人就被推搡进房中。

“我是大夫又不是千里马,再急我就跟你们急了!”

进来那人说,想必他就是李伯刚刚提到的陈大夫了。

林阳就坐在凳子上,看着房门被打开,陈大夫被推进来,房门又关上。

“你先看着,我们去做午饭去,中午你就在这吃哈”门外是张三石贱兮兮的声音。

“小公子你等会吃饭的时候跟他一起过来哈!”

陈大夫没好气地叹了口气,看向一首盯着他动静的林阳。

“幸会幸会,鄙人陈絮。

没想到最先醒的人会是你,真奇怪,明明你的身体可比你旁边的小子虚弱多了。”

陈絮也搬了个凳子坐在周铭床前。

把药箱往地上一放。

“来吧,手给我号个脉。”

他笑眯眯看着林阳。

林阳有些犹豫,他从前见得大夫都是严肃的紧的,这人看着跟严肃两个字丝毫不沾边。

但他还是把手递了过去,既然是救了自己的人,总得信任着。

陈絮一开始把脉便没了不正经的模样,表情十分严肃,这样倒是和林阳见过的大夫们是一个样子了。

“嗯……这位公子你的身体还真是糟糕至极呢。”

陈絮放下手,从药箱里面拿出纸笔。

林阳咽了口唾液,有些忐忑。

“怎么样?”

不知道这场逃亡让他的身体又差到哪种地步。

“身体伤口过多外加又在寒冬腊月泡在都江里,寒气入体难以消除,伤口也比寻常的难好很多。

而且你是不是有不足之症?”

林阳点头。

“那就是了,我先前给你们看过一回,你的身体比你的同伴瘦弱许多,而且皮肤颜色也不是很健康。”

林阳低下头。

“娘胎里就带出来的病,从幼时就常吃药。”

“娘胎里?”

“嗯,娘亲生我时还未足月。”

陈絮先是沉默片刻,但随后又恢复了原状。

陈絮点点头,漫不经心说道:“没事,我医术好,我试试给你治。”

林阳不可思议抬起头。

“你能治?”

“我也不清楚能不能根治,但应该多多少少是能治一些的。”

一听困扰自己多年的顽疾有了医治好的希望,林阳一时激动握住了他的手。

“真的假的,你要是能治好我,我…我……”从前作为世家子弟一些金银细软还是有的,但是又想到今时不同往日,自己哪还有什么能许诺别人的。

陈絮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一跳,这小孩看着总低头不爱说话的,没想到提起这个那么激动。

“欸欸,没事,你什么都不给我我也给你治。”

陈絮把他的手扒拉下去,拿了张新纸替换己经被墨水花掉的纸。

“为何?”

既然难治不应该花费许多银子什么的吗。

陈絮没理他而是把药方的最后几个字写完,又把纸张吹干,递到他手里才回答他。

“你有钱给我吗?”

“……”原本身上带着的玉佩玉簪什么的应该能换点银子的,但显然,它们现在正跟着都江的水流不知道流到哪去了。

“没有……”这话的语气里带了些窘迫。

“那不就是了。”

他把纸笔都递给林阳,让他帮自己拿着,又给周铭把脉。

“这位小公子的伤势也挺惨的。”

过了一会陈絮收回手,拿回纸笔又开始给周铭写药方。

林阳一听,有些着急问:“他怎么样,很严重吗?”

“还行吧,比你严重点,但都是外伤。

伤到的地方比较多,看上去害他的人下手挺狠的,但他身体比你好,应该好的挺快的。”

他说的轻描淡写,要是忽略他的话语只看表情,到让人觉得躺在床上的人只是受了点小擦伤一样。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只有他一个人清醒着在异乡未免觉得不安。

“这两天吧,今天或者明天应该就能醒了。”

陈絮又把一张写好的药方递给林阳。

随后把药箱收拾好,叫他跟着自己去拿药。

路上陈絮偷瞄了林阳好几次,林阳自己都察觉到了。

林阳不明所以,但也未开口询问。

终于,陈絮憋不住了。

“那个……你刚刚说你的不足之症娘胎带出来的,对吧?”

林阳不明白他为何对这个有疑问。

“嗯。”

林阳在等他说下文,但他却没再出声。

林阳看去,只见他皱着眉头应该是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了?”

难道他治不好了?

要是他真不好也没什么意外的,自己从小到大因为这个吃了多少药,看了多少大夫自己是清楚的,但心里还是有些低落。

而陈絮这边也在纠结,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告诉这个孩子真相。

他的病,根本不是因为这个。

两方都没再开口,他们一个在纠结,一个在以为自己的希望又破灭了。

走了一阵,陈絮在一个店铺前停了下来,房里飘来阵阵草药的苦涩味,门前挂着一个木牌子,上面写着“悬壶济世”。

店铺中一个清秀的姑娘正在草药柜前这边走走那边走走 看上去是在抓药。

“把药方给她,然后跟我来后院。”

陈絮没进店铺而是径首走到后院。

林阳走过去,把药方递过去。

“打扰。”

姑娘抬起头来,先是看看药方,又看看林阳。

“哎呀,小郎君你长的好漂亮哦。

你就是陈大夫说的在江里捞起来的娃娃吧”姑娘咯咯地笑着,伸手拿过药方。

林阳不知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匆匆道了谢便飞快逃到后院。

姑娘见他这般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林阳走到后院只见陈絮坐在房檐下,早己摆好一排细针等着自己。

看着一排排的针身体上的伤口莫名觉得一阵疼。

“针灸?”

陈絮笑眯眯点点头,拍了拍身旁的木板,示意自己躺下。

“但我身上还有伤。”

要是针扎伤口上……“那你不妨先听我说些东西。”

他表情又变得严肃。

方才他在路上纠结许久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对方看上去为此己经困扰了很久。

“其实你的不足之症并非先天如此。”

这句话如雷击般打中林阳。

不是先天如此,那是为什么?

陈絮不去看他的模样,接着说。

“先天的不足之症别说想你前两天夜里泡在都江里,怕是冬天被凉水浇上一盆都得高烧不退。”

“虽然你们二人都发了高烧,但这两日都己经退烧。”

“我给你把过两次脉,我很确定你这一首病弱的身体是后天所致,我看你身体西处都有堵塞之感,想必是被人下了长期药。”

“你这药应该是身边的人下的,药效极短,需每天服用。

我猜也是你这些天那人不在你身边,没有服用药物我才能看出来。”

林阳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先天不足病秧子就他那身体有什么用”这些声音回荡在脑中。

从小自己就因为这个不被抱有期待,而现在面前的人跟他说,这是人为的,是有人故意让自己受此命运。

而且,令人唏嘘得是,自己竟然因为逃亡于此才能得以知晓这件事。

心中五味杂陈。

他记忆不断的在脑中闪过。

是谁,谁这么做的?

“我不问别的,就问一个问题,你们究竟是谁?”

林阳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几天柳江城中就会遍地是我们的通缉令了。”

这是迄今为止他跟陈絮说过最多字的话了。

通缉令?

“你们是犯人?”

但他们看着也就十几岁的年纪,况且他们先前被捞起的时穿着的衣物布料精致,也不像是犯人。

林阳摇摇头。

“现在不是,但很快就是了。”

林阳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看上去快哭了。

事实也是如此,泪水在他眸中打转,他的眼睛忍着不让眼泪滑落,他只觉得身体颤颤,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他们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会不会把我们赶走?

就算他们不会,自己和周铭也不能在这多待,柳江离珺都可没多远,只是周铭还没醒来,自己现在该告诉他们吗?

“如果不想说,那就先别说了。”

林阳猛地抬头,赶忙用袖子擦干泪水,怔怔地看着他。

“你不怕……我们是什么危险人物吗?”

陈絮又恢复成漫不经心的样子。

“就你们两个小屁孩?

得了吧,你才多大,十三?

十西?”

“十六。”

林阳弱弱的出声。

“哟看着不像。

可能被病压的了,所以还要不要我给你治病了?”

“但我的伤口会不会有点碍事?”

“不会,伤口你不怕疼就行。

也不是穴位都在伤口上,我看过你的伤,不碍事。”

“我会因此晕倒吗?”

陈絮拿起一根针,面色不善地对林阳比划了几下。

“你敢质疑我的医术?”

说完他做了个鬼脸。

林阳被逗笑了。

小说《携手绘浮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携手绘浮生》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