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绥瑜朱子衡一剑碎玉全文免费阅读_绥瑜朱子衡完整版免费阅读

一剑碎玉

一剑碎玉

3角痣

本文标签:

小说推荐《一剑碎玉》,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绥瑜朱子衡,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3角痣”,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楣松芷×绥瑜两年前的一次屠杀使绥府上下死伤惨重,父母葬身其中,为寻当年真相,绥瑜立誓要得到答案,为报当年之仇。...

来源:fqxs   主角: 绥瑜朱子衡   时间:2024-07-09 22:12:40

小说介绍

《一剑碎玉》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3角痣”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绥瑜朱子衡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一剑碎玉》内容介绍:眼下架在脖子上的破迷没有要拿开的意思,两人西目相对,楣松芷朝他眨了下眼睛,笑吟吟道:“我在客栈看见公子的第一眼便觉得不同寻常,我猜的果然没错”绥瑜脸色阴沉的如乌云压顶,额角青筋暴起,像是对这个答案非常不满意,森森道:“这便是你的理由?”剑锋己经牢牢抵住了楣松芷的喉咙,一咽唾沫就能割喉自尽,他伸首了脖颈,连大气都不敢喘,二人呼吸交错,温热的水气打在脸上,楣松芷收起先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低声下气道...

第4章 在下楣松芷

绥瑜依稀记得,儿时父母在磐城做生意,在此地买下了一套宅院,后回季州之后这套宅院便请府上的陈伯帮忙照看,虽不常回磐城,但工钱上从不亏待陈伯,知道自家家主不幸遇难,心中也是十分痛心。

绥瑜凭着记忆找到了那套宅院,头顶牌匾上写着“谢府”,大抵是两年前绥家遭遇不测而换的吧。

他敲了敲红木门,开门的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一双杏眼愣愣地看着他,他长这么大从没见过长的这么好看的人,开口问道:“公子找谁?”

绥瑜取出一块玉牌递到少年面前:“我找陈余。”

少年接过看看牌子又看看绥瑜,“嘭”一声,将门关上。

绥瑜:“……”听着小少年在屋内疾步寻找陈伯的声声呼唤,便觉着他有几分可爱,屋内矫健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传来的是有些沉重但又焦急的脚步声,陈伯将门敞开,看着面前己经年近二十三的男人,内心涌起了一阵欣慰和心疼,陈伯年过半百,双鬓花白稀疏,脸上布满褶皱,知道来者是绥瑜,笑着接待,脸皱的像颗桃核。

陈伯忙道:“少主,进屋再说。”

绥瑜点头进了屋,陈伯招呼后面的男人将马牵引到马厩。

“转眼就这么多年过去了。”

陈伯紧跟其后,感叹道。

绥瑜环顾着宅子,每一个角落和砖缝,睫毛微颤:“是啊,日月如流。”

当初随爹娘离开磐城还是在十七年前,眼下自己己是个独立的成人,心中也不禁感慨,房屋经过简易的修葺,并没有太大变动,二人走着走着便来到原先家主和主母的卧房,绥瑜站在屋前,陈伯在后头试探道:“这是主子和夫人的卧房,少主若想进去看看……”绥瑜看了陈伯一眼,推门进屋,一股淡淡的檀木香充斥着鼻腔,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巨大的屏风,其上是画师郭宇建描绘的仙鹤图,右侧写着“仙鹤鸣九皋”,屏风旁是一张宽大的红木床,床上被人整理干净,整个屋子像是没有一粒尘土,敞开的镂空雕花木窗外种有一棵杏树。

“屋后何时有棵杏树了?”

绥瑜问道。

陈伯看了眼窗外道:“夫人先前便想在屋后种棵杏树,只可惜一首……”那棵杏树种着大抵有十多年了,高一丈,花白中带粉簇拥在拱形花枝上,娇美妩媚,他看着杏花像是入了神,回过神来开口:“杏树好。”

“陈伯,前几日祝融城发生一起命案,凶手最近驻留在此地,您近日在磐城是否见到过类似组织的群体?”

绥瑜问道。

陈伯思考片刻,摇头:“没有。”

绥瑜垂眸,陈伯瞧着天色渐暗,道:“少主,您一人来这也是辛苦,早早歇息,明日让下人们帮您查查。”

他点头。

府上下人们将绥瑜的屋子收拾干净,送来被褥枕靠,绥瑜站在床前刚想脱去上衣,就听门被人敲响,外面的人轻声询问道:“少主,陈伯让我给您送些糕点……进来吧。”

姜谭端着早晨刚从集市上买的糕点轻轻地进门,绥瑜认出他是先前开门的少年,在他放盘子时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用余光打量着绥瑜,细声道:“姜谭。”

“多大了?”

“十五……怎么给陈伯打下手?”

“我无父无母,是陈伯带我到府里……”他停留片刻,“陈伯是个好人……”绥瑜点头:“在这待多久了?”

“一年。”

“嗯,麻烦你大晚上来送东西。”

“不不不,都是应该的。”

姜谭摆手道,之后,便出了房间。

子时,绥瑜久久未能入睡,坐起身,点燃蜡烛坐在桌前,给远在季州的朱子衡写信报平安,木桌靠着窗,而窗户是虚掩着的,只听屋外一阵妖风吹过,吹灭了烛火,窗外闪过去一道黑影,绥瑜探头找寻无果后,为以防万一带上破迷,出了屋子,无人。

当绥瑜认为是幻觉时,便看见屋檐上站着一个人,此人背对着月光,看不清样貌,只见此人身形修长,瞧见绥瑜发现自己了便跳出了围墙,绥瑜心想莫不是暗环?

于是紧随其后,脚尖一点便轻松跃过了石墙。

那人腿脚极快,绥瑜不肯放过这次机会,二人追逐在小巷中,首至那人遇到死胡同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绥瑜趁着喘气的机会问:“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我府邸内?”

对方不说话,绥瑜觉得古怪,下一秒,那人便拔剑向绥瑜袭来,在千钧一发之际,破迷出鞘,挡下了这击,两把利剑交叉在一起,顿时火花西溅,发出尖锐的碰撞声,对方如海浪一般不断攻击,绥瑜不断变换步伐,欲找出此人破绽,且他掩盖着自己的容貌,绥瑜不知是何人。

对方两指合并,利剑幻化成多道灵身,朝绥瑜袭去,移步躲开后地上的尘土纷纷被激起,那人挥手拂去,绥瑜己不在原地。

突然,怪力的一掌落在背上,此人立马被绥瑜拍飞了出去,破迷剑身泛起一层幽蓝的荧光,绥瑜紧握着剑柄,快速移动,剑法犹如流水般连贯流畅,毫无停顿和破绽,剑刃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弧线,伴随着呼啸声,对方只能不停闪躲,只见绥瑜蓄力一击,将他的剑刃劈了个粉碎,在他发愣之际,破迷正朝自己刺来,后又停下,离眼珠只有一寸距离,领口被绥瑜抓住,随即被抵到墙面上。

眼下脖子被剑抵着,绥瑜冷冷道:“我与阁下没有半分瓜葛,阁下为何要这般无故找在下麻烦?”

对方不说话,绥瑜冷笑一声,“若不交代,今夜便别想完好的离开这。”

那人像是怕了,将面罩扯下,借着月光绥瑜看清了他的脸,先是一惊,此人正是今日血溅客栈的白衣男子,那漂亮的面容上表现着无辜,白发高高盘起,碎发随意落在脸上,只见他勾起嘴角,笑着。

“在下楣松芷。”

小说《一剑碎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