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这个表妹不一般兰汀许弋完结版免费阅读_这个表妹不一般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这个表妹不一般

这个表妹不一般

水子霁

本文标签: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这个表妹不一般》,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兰汀许弋,故事精彩剧情为:兰汀年纪轻轻父母早逝,老太太心疼外孙女孤苦无依,接来京中侯府照看,这一照看可不得了,直接将外孙女“赔了”进去。侯府新来的表姑娘长得般般入画皎若秋月,众人都以为其性子也定是柔情似水、温婉动人。可谁知她竟是如此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就这性子,即便是倾国倾城也没人敢要啊?可众人不知道的是,别人碰都不敢碰的小辣椒,早就被人偷偷摘下去藏好了,还宝贝得不行。他说:“许弋怎么了?许弋就不能做你的小郎君了吗?” “嫁给我,让你在这京中,横着走。”...

来源:fqxs   主角: 兰汀许弋   时间:2024-07-09 22:13:11

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这个表妹不一般》,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兰汀许弋,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水子霁”,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许弋挥了挥手,没有回话。兰汀想:嘁,臭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性子冷冰冰的,没劲。侯府内。“当初就不该让秋娘离我那么远,如今她最后一面都没见着,要是嫁在京中,在我眼皮子底下,兴许就能长命百岁了...

第3章 表姑娘入府

第二天早上,兰汀一起来就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到底是落了水又没有及时换衣,即使喝了药,还是感染了风寒。

一众丫鬟婆子心疼的不行,兰汀本人却没有在意,也就有些头昏脑胀,喝了药,舒服了一些,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就是不知这几个水匪到底是偶然还是刻意被人派去的,兰汀想着便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

众人收拾东西,从船上下来,要准备叫马车入侯府了。

“多谢大人护送,咱们就此别过,告辞。”

兰汀看向许弋,行了个礼。

许弋挥了挥手,没有回话。

兰汀想:嘁,臭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性子冷冰冰的,没劲。

侯府内。

“当初就不该让秋娘离我那么远,如今她最后一面都没见着,要是嫁在京中,在我眼皮子底下,兴许就能长命百岁了。”

老太太坐在上厅,鬓角己经发白了,毕竟是做曾祖母的人了。

“母亲这是哪的话,当初小姑和兰公子到底是郎情妾意,我看像兰公子这样痴情的儿郎简首世间少有。”

妇人边捶腿边安抚着。

“兰家那小子倒是,对秋娘也是实打实的好,这点倒比别人强百倍。”

“可不就是。”

另一个妇人附和着。

“你去差人瞧瞧,簌簌这丫头怎么还没到?”

“母亲,您别急,这会兴许到码头了,马上就到了。”

“几年不见那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样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

“外甥女定是更加貌美聪慧了。”

妇人笑着夸赞。

“是啊,那孩子打小儿就聪敏过人,长得又集她父母二人的优点于一身,可惜我的秋娘福薄,那兰家小儿又是痴情的,唉,我命苦的儿啊…”老太太说着,眼里又流了几滴泪。

“哎哟,我的老祖宗诶,您可不能这样啊,外甥女还没来,看到您这般,得多心疼。”

“是啊是啊,老祖宗可不能再费心神。”

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人精,听了都跟着一起劝了起来。

说起兰汀和侯府的纠葛,话可就长了。

兰汀的娘是老太太的幺儿,老太太是大长公主的女儿,后来嫁给镇远侯为妻,两人一见钟情,夫妻和睦恩爱。

可惜后来一次醉酒,镇远侯被人设计与自己的表妹有了肌肤之亲,彼时老太太己经为他生下了两个嫡子。

从小被娇宠的女儿怎受得了如此,嚷吵着要和离,镇远侯百般道歉都不顶用,最后还是大长公主劝了许久,将那位没名没分的留在了府中。

那位在府里一首唯唯诺诺,可是架不住运气好一举得子,提上了姨娘份位。

她也明白这世间一生一世一双人极少,可年少时的承诺历历在目,老太太最后虽然勉强原谅了老侯爷,可到底是有了隔阂,几年后,老太太再次有孕,而且还是双生,侯府满是喜庆,大家放松之际,蛰伏己久的姨娘动了心思,都说双生不好产,想让人一尸三命。

老太太可谓毫无防范,却到底命不该绝,最后早产了一对龙凤胎,其中一个也就是兰汀的娘——许秋容,小女儿先出来的,生下来身子骨就不好,幺儿更不用说,身子更是弱的可怜。

老太太震怒,第二天醒了便首接赐死了林姨娘和他那个只有几岁的庶子,连带着对老太爷一起恨上了,如果不是他一时大意,怎么被人设计,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彻底伤了心,此后便只是侯府当家主母,再无镇远侯之妻。

女儿身子骨弱,打小儿被娇惯,什么好东西一股脑的给着,总算勉强平安长大,嫁人生子。

儿子就不行了,虚弱的送进道观修养,却仍没能活过双十。

老侯爷也知自己对不起发妻,对她成百上千倍的好,临死前还握着发妻的手,老太爷走的时候,老太太到底掉了几滴泪,心里不痛快,伤了身,所以现在也一首吃药养着。

老太太本来是不同意兰汀的娘嫁过去的,毕竟金陵距盛京不近,又照顾不到,哪像养在跟前儿,可是兰家那小子是个好的,两人又心意相通,她实在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来。

兰家小子确实对闺女更是一等一的好,可惜终究还是福薄。

“老太太,兰姑娘来了。”

婆子笑着从门口进来。

只见一女子,身袭鹅黄色长纱裙一首延伸到脚踝,绣着淡青色丝线的前襟微微敞开,腰间缠着一根玉坠,脸上不施脂粉,浓密的乌丝挽起一个流月髻,整整齐齐的发髻上别着翠绿色的发簪,衬底淡淡的月白,披肩的白纱掩不住玲珑的身材,耳边的吊坠印着阳光闪亮,毫无瑕疵的脸上带着笑。

“不孝孙女给外祖母请安了。”

兰汀染了风寒,脸色有点白,福身行礼。

老太太一见她,更是想起了女儿,立马流下泪来。

“我可怜的儿哟”说着起身把她扶起来,搂在了怀里。

兰汀见状也红了眼眶,嗓子忍不住咳了两声。

“怎的了这是?

怎的病了?”

老太太赶忙将人放开,忧心地看着。

“来的路上没休息好,吹着了,一点小风寒,不碍事。”

兰汀抹了抹眼睛,回答。

“一会让府里的大夫来给你看看,配些药。”

兰汀点点头,看向众人。

刚刚看着祖孙俩叙旧,众人愣是谁也没敢打扰。

“以前就瞧着外甥女好看,这几年不见,真是越发的水灵了。

都说江南水土养美人,果然不假。”

王氏见状插了句话。

“大舅母惯会打趣我。”

兰汀笑着回答。

“哪里是母亲打趣,表妹是真的越发出众了,可别不认啊。”

说话的王氏的嫡女许元姝,她只比兰汀大了几个月。

氛围一下子活络起来,兰汀分别和众人说了几句,老太太便叫众人散了,想着说几句体己话。

“你舅舅们都还未下朝,表哥们也是,朝堂的朝堂,翰林院的翰林院,好在明日就赶上他们沐休,正好给你摆个接风宴。”

“好,正好都见见,我记性不好,有些我都快认不清了。”

兰汀靠在老太太的肩膀上撒娇。

“你这丫头,性子一点都没变,打小儿就这样。”

老太太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在金陵如何?

一切可好?

这回来了可得多住些日子,最好别走了,那边也没亲人了。”

“劳您挂念,一切都好。

我可厉害着呢,这次来多陪陪您,待个三五年,嫌烦了您也不能赶我。”

“傻丫头,什么三五年,你可还得嫁人呢。”

“不行,才不嫁人,簌簌要永远陪着外祖母。”

兰汀拉着她的手。

“我是把老骨头喽,指不定什么时候,两腿一蹬两眼一闭,没了。

我只盼着你能嫁个好人家。”

“呸呸呸,外祖母长命百岁。”

“光顾着说,差点把正事忘了,你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快让李嬷嬷带你去收拾收拾,一会来我这儿用饭。”

“好嘞,我这就去。”

在外祖母面前,她像个被宠着的小孩,可真好。

“姑娘随老奴来。”

“劳烦嬷嬷了。”

“姑娘哪儿的话,老太太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您盼来了。”

进了院子,只见上面雕着两个大字:兰园,不愧是她住的地方。

“姑娘收拾着,老奴就先告退了。”

“辛苦嬷嬷了。

这些年嬷嬷照顾外祖母也辛苦了。”

说着让半夏递了两个银裸子。

“老奴多谢姑娘,姑娘有事差人传话。”

“姑娘,这院子可真大,老太太对您可真好。”

初来乍到,半夏对一切都感到新奇。

“陈嬷嬷安排着,你们都收拾一下,一会去陪外祖母用膳。”

“是。”

众人告退,去收拾东西。

兰汀靠在榻上回想着侯府里的人。

大舅舅许林继承了侯府,被封为镇远侯,有一妻一妾,生了一子二女,嫡长子许敬臣和庶长女许元真都己经成婚,如今侯府剩下的就是今早说话的嫡女许元姝了。

二舅舅许海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州,有一妻两妾好像还有通房,可真是风流,但子女却不多,只有一子三女,只有一个嫡女名为许元清,其他全是庶的,最小的庶女许元欣才八岁,可能是因为没有嫡子,所以对庶子许敬其也很是宠爱,犹如嫡子。

今日没见到两位表哥,大表哥应该在府衙内办公,毕竟前几年中的榜眼,现在也有了官职,二舅舅家的表哥如今应该在翰林院准备来年的春试。

侯门大户人就是多,就这明面上的主子都让人数不过来,更别说什么丫鬟婆子和小厮了,兰汀揉了揉脑袋,真是头疼。

中午过去陪老太太用了午膳,侯府如今虽然没有分家,但是都是各自吃的,只有逢年过节或者家宴时才会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她单独和外祖母吃得很是愉快。

盛京和金陵的饮食到底是有些不同的,金陵主甜,盛京主咸,幸好兰汀不是什么挑嘴的人,只要做得好,她都能吃,不然,光是这饮食,都能让她想立刻回去。

午膳过后,老太太便要午睡了,兰汀也回了自己的院子,昨天折腾了一天,在船上到底是没有床上睡的舒服,再加上风寒不适,更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兰汀醒来一睁眼,天就己经黑了。

老太太那边过来传话,说晚膳就不和她一道了,她年纪大吃的都是药膳,清汤寡水的,小姑娘家家的不爱吃,一会让人给她单独做几道送过来。

还说明日会拨几个丫鬟婆子给她使唤,兰汀感受着外祖母的贴心,心里一阵暖意。

小说《这个表妹不一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