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天煞无神

>

天煞无神

路过的邮差著

本文标签:

以武尚尘云子为主角的奇幻玄幻《天煞无神》,是由网文大神“路过的邮差”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天煞之后,世间再无神明,幸存下来的人类与神明后裔建立起了一个个帝国与政权。从此,在千年间,大陆不断地发展,个个帝国不断吞并,最终形成四国五部落相争霸的时局。如今,天煞再起,九大政权为胜利度过天煞而开启了新的时代与篇章...

来源:fqxs   主角: 武尚尘云子   更新: 2024-07-09 22:07: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奇幻玄幻《天煞无神》,讲述主角武尚尘云子的甜蜜故事,作者“路过的邮差”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尽管他竭尽全力想要挽救局势,但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命运的捉弄,只留下一篇绝笔,便与夫人刘氏双双跳入雾驰湖中,离时年西岁的武尚而去。此事传出后,举国上下为国贼尽除欢庆,而武尚也被武翊弟弟武权接走,代翊养育。在武权的教导下,武尚每日刻苦练武,束发时分便己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年纪轻轻便被封为在军中地位仅次于极...

第天煞之谜,武家身世章

天煞这二字如同天雷滚滚般降到了武尚的脑海中,激起了片片浪涌。

“天煞?这是……不错,这正是一场天地间的大劫难的名称,也是令尊一生都在追查的东西。”

天囵族族长答道。

父亲、天煞……这些词语就像一道沉重的枷锁,压得武尚喘不过气来,他皱起眉头,思绪被拉回到过去。

武尚的父亲名叫武翊,他是一个文韬武略、才华出众的人,同时也有着谦逊和廉洁的品质。

他与现任上皇一同成长,情同手足。

武翊年轻时便展现出非凡的天赋和能力,文可提笔安天下,武可上马定乾坤。

上皇登基后,武翊一路升官,最后官至极威侯、大宰相,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以清正廉明著称,一心为民,致力于国家的繁荣昌盛。

在他的努力下,国家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

然而,命运却对武翊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二十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武翊陷入困境,一身清廉的武翊被套上贪财的枷锁,被原为好友亲朋的众臣污蔑,被自己最关心的百姓谩骂,就连身为总角之交的上皇也不相信他。

尽管他竭尽全力想要挽救局势,但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命运的捉弄,只留下一篇绝笔,便与夫人刘氏双双跳入雾驰湖中,离时年西岁的武尚而去。

此事传出后,举国上下为国贼尽除欢庆,而武尚也被武翊弟弟武权接走,代翊养育。

在武权的教导下,武尚每日刻苦练武,束发时分便己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年纪轻轻便被封为在军中地位仅次于极威侯的上威侯,威震帝国。

而就在弱冠之年,武权将那一篇绝笔交还给了武尚。

武尚在私底下时常打开那篇绝笔观看,却时常不解其意,只因这所谓的绝笔中,内容不过是从一些古书枯材中所摘录的片段。

唯一的相同处便是在这些片段中都提到了两个字——天煞首到刚刚,武尚才终于明白天囵族为什么非得冒着风险“攻下”离自己驻军处最近的两座城池。

只是如今从异族人口中听到有关于自己父亲的物件,这不仅没有让武尚心生出信任感与亲切感,反之更生出许多疑惑,毕竟父亲的绝笔按道理来说只有自己和叔叔武权知情,现在却从他人之处听得,这实在是一件怪事。

武尚回过神来,将手抽开,目光如炬地盯着族长,问道:“家父的事情,武尚终生不敢忘,只是不知族长是如何得知我知道天煞这个词,又是怎么确定我会不顾敌我身份,与天囵族联手呢。”

族长轻笑起来,声音如同秋风抚耳,尽管带着枯叶一般的沙哑与粗糙,却依然柔顺贯耳。

“这孩子,跟当年的阿翊一样,遇到什么事都要刨根问底,还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说着便将手伸到旁站着的蓝衣女子处。

女子从腰间所挂的小包中掏出一块玉佩,递交到族长手中。

族长再缓缓将玉佩递给武尚,武尚定睛一看,瞳孔猛地收缩,这玉佩他再熟悉不过,因为他的腰间也佩戴着一块同样的玉佩。

“这……这是我父亲的玉佩!”

武尚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紧紧握着玉佩,仿佛能感受到父亲的温度。

“没错。”

族长眼中闪过一丝欣慰,“这块玉佩,是你父亲当年留给我的。

他说,如果有一天他遭遇不测,就让我把玉佩交给你,让你接替他的职位,调查清楚”武尚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既然如此,你们为何现在才来找我?”

“我们也是最近才得到消息,知道你当上了上威侯,有了足够的实力和资格去了解真相。

而且,天煞的威胁越来越近,我们必须尽快找到解决办法。”

族长语气凝重地说道。

武尚沉默片刻,心中五味杂陈。

他知道,眼前的这群人或许是他解开父亲之谜的关键,但他也不能轻易相信他们。

“我可以暂时相信你们,但我需要时间去验证一切。”

武尚缓缓说道,“不过,关于天煞,我希望你们能给我更多的信息。”

族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留下一句话,“关于天煞的信息,你掌握的最多。”

武尚也没有回答,转移了话题,望向皇甫凌和族长,“那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难不成你们天囵族再回到那块荒芜之地?只不过据我所知,那片地好像己经被南炎天族占领了吧。”

“这个,我们暂时还没有将这件事传出,天囵族不过上万人数,在雾驰和尧天二座城中暂时借居一段时间,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可是,我怎么记得是上皇令我过来收复失地的?这个,还望武将军恕罪,不瞒将军说,那只不过是伪传旨意,引武将军前来一会罢了。”

“皇甫凌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伪造圣旨,你就不怕我上报朝廷,让上皇来治你的罪吗?”

这时,皇甫凌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与嘲讽,他轻轻摇了摇头,冷冷地笑了起来:“呵呵……武将军,难道您还没有察觉到吗?

如今的上皇己经不再是过去那个仁慈宽厚、心怀天下的明君了!”

他顿了顿,声音变得低沉而富有磁性,仿佛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自从二十年前开始,上皇似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开始猜忌身边的每一个人,变得多疑善变,就连自己最亲近的臣子也产生了怀疑和不信任,甚至亲手逼死了与自己一同长大,辅佐自己一统天下的武翊武大宰相。

难道武将军甘愿成为杀父仇人的走狗吗?”武尚不再说话,陷入了沉思。

皇甫凌说得不错,武尚早就怀疑起现如今的上皇,而如今天囵族虽为他乡异族,但族长手中持有父亲信物,武尚相信父亲的为人,知道他不会轻易地相信任何人,既然父亲选择了相信天囵族,那么自己何不随着父亲的步伐,踏上这同一条路。

“家父从不轻易相信他人,他这辈子只错信一人,便是当今的上皇。

既然天囵族己得家父信任,再多武尚一人又有何妨?

家父在走前留给我一篇绝笔,上面抄录了古籍中有关于天煞的片段,被武尚珍存在位于帝国元都琞京的祖屋中,想必其中必定记载了有关于天煞的具体信息与线索,且待武尚速速取来。”

“将军且慢,武将军一片为父报仇之志,我心领了。

但武将军必定为国中重臣,擅离职守只怕会为自己招来祸端。”

族长与城主一起拉住武尚,试图拦下这头猛虎。

“二位大人有所不知,如今是寒天时节,恰好也是我每年回祖屋祭祖的时候,此事我早己向上皇通报,自我当上上威侯的五年来,不曾有断。

因此如若我这段时间不在琞京城中,那才会引起疑心。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且先带兵回营,稍作整顿,明日金日初显,我便朝城中快速行进。”

说罢,武尚拱手拜别二人,朝府邸外走去。

“等等,”城主叫住了武尚,“还望武将军回营之后,能让营中军士暂保秘密放心吧,武尚所带之兵,但听于我,从不听他人之令。”

武尚头也不回,在门外尘云子的带领下走出城门“武将军,如若此事能解,能否再跟小道比试一场?武尚愿意奉陪。”

二人就此分别,一人孤身回城,一人领兵归营。

小说《天煞无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