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王府杀手代号蛊

>

王府杀手代号蛊

李琦著

本文标签:

小说《王府杀手代号蛊》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李琦”,主要人物有李琦小七,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我是他手下最出色的杀手,他赐我代号为蛊,答应十年之后予我自由。十年相伴,让我对他动了情,甘愿放弃自由默默与他共一生。但不曾想,就这一决定将我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最终失了一切。......

来源:qwwrkbd   主角: 李琦小七   更新: 2024-04-02 22:34: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推荐《王府杀手代号蛊》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李琦”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琦小七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以蛊养之,养做杀手,终身受他所缚,为他一人服务。而我便是他所受孩童里面的其中一人,代号为蛊。记得那年我十岁,家中赤贫,父亲忍泪将我发买。就为换取十两银子养活我的弟弟小七...

第2章 最后的任务


我倔强着望着那一抹淡紫色,希望她听见了我的祈求。

可她走了,未留一句话。

我一直看着对面的小七,一声声的唤着他,让他保持清醒。

直到这日的黄昏,来了几个人将刑具上的小七放下来,拖了出去。

满身是血的他,在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这一刻我终是坚持不住昏睡了过去。

在次醒来时已过了三天,我被苏洛洛关在了一处阴暗潮湿的牢房内。

四周都是黑墙,唯有一个极小窗户透着外面的阳光。

我睁着干涩的眼,就一直这样望着那扇窗,那外面有我放弃的自由。

亦有着将我折磨至此的他们。

这已经是第十一天了,我想李琦应该早已从京郊回来了的。

毕竟以前他出门办事最多也是八天,便会回到京城。

因为他不在京城一日,这里面都会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是害怕的。

我想到此处,抬手想要去碰一碰那束阳光。

可一动,扯着全身伤口痛了身心,这一刻眼中酸涩落了泪。

才敢承认他早明白我的心意,可他不愿接受。

也才清楚认识我花十年的时间的陪伴与服从,本以为他会待我不同。

可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奴仆的该尽的义务,与其他的人并无区别。

这一切的罪罚都是我爱错了不该爱的人。

后来在监牢的两天中,我都蜷缩着身子待在阴暗的角落里。

因满身的伤口没有及时处理,我全身发着高热。

“我错了,错了。”

看着窗外的白昼黑夜,一直到处刑的那日。

7

那天苏洛洛是一早来的,她看着角落的我一如往常一般嘴角是笑意。

可今日的她的眼中明显还有一丝慌张。

她站在外面不敢踏进。

“王爷要回来了?”

我就这一句小心试探,她嘴角的笑僵住了,神情变得慌张。

看来我猜对了,这两日我想了许多,也冷静了许多。

先前落了苏洛洛的套全是因自己沉迷在了这些个虚假的爱情里面。

忘了自己爬过的路,也忘了自己的心狠手辣。

她不过是一个刚进府不到半年的王妃,一切大权未定,她怎敢私自处置我。

再且李琦大计未成,他冒着违旨危险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十位杀手,如今已有三位身亡。

他本就担忧,更何况我是李琦身边最出色的杀手。

我瞧着一笑撑着墙慢慢站起了身,将沾在脸上的乱发扒开。

满脸血污的我笑着向她靠近。

“王妃,这是怎么了,可是怕了神情如此慌张。”

“可是因为你假传王爷的话又将王爷困于京郊,就为了来抓我,让我承认这些个罪证,你做这些就不怕王爷回来处置你,与丞相府为敌嘛!”

“你不过是个奴才,我丢了就丢了,王爷怎会为了你与整个丞相府为敌!”

我瞧着她的慌张更甚,拿着丝帕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

“是吗?那王妃这般慌张是为何?”

“你放肆,来人将她的嘴捂住,拖出去用刑,快!”

说罢她搭着丫鬟的手急忙着想要离开。

“王妃,为一个奴才放弃自己的一切,罔顾王爷对你的信任,值得吗?”

我冲着她大吼着,说完走至一半的苏洛洛猛得停下脚步。

转身看向我,昏暗的烛光下,她满脸泪痕。

“蛊,我如何不怕,可我堂堂京城贵女有哪一点比不上你,你又要那一点让他在梦中都叫你的名字,你凭什么啊!”

苏洛洛情绪失控地说了重话,之后又慌张地拿着丝帕拭了眼角的泪。

“幸好,今天过后,你不在了”

说罢她彻底离开了,空荡的监牢寂静,我一时愣在了原地。

这时一群大汉闯进,将我抓着向外面拖去,即刻用刑。

他们将我架在一台刑具上,一旁放一个大大的酒缸。

我躺在那里没有一点的反抗看着小窗外西斜的太阳。

阳光落在那刀剑上,我闭了眼,一滴泪砸下。

我想若是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爱上李琦了,一定不要。

“用刑!”

沉重的大刀缓慢地落下,我感受到刀划开皮肤的痛感。

这时一声巨响,有人砸开了刑房的门,光亮透进,是他来了。

8

那天李琦来得及时,他将我从刑具上解了下来。

看着我一身的黑衣已经破的没了样子,满身伤痕。

我第一次看见,黑着脸的他眼中有了泪光。

我冲着他艰难地笑了笑,看着他的眼中是无尽的悲凉。

“王爷,您终于来了?”

“闭嘴!你是一个杀手,王妃带着那些个人你还解决不掉吗?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是在下…错了,那时竟忘了自己是王爷最得意的…杀手。”

记得那日他亲手将我从监牢之中抱回了院子里面,至此王府上下都知道我的存在。

之后他还亲自为了上了药,看着我满背的伤疤,轻轻地抚摸。

“疼不疼?”

我摇了摇头。

“王爷,今日你不该抱我回来的,不然在下没命可活。”

“这里是本王的府邸,一切本王说了算容得他人置喙!”

我知这本只是他的一句意气用事的话,便挣扎着起身跪在地上。

他拿着药膏的手一顿,看着地上的我皱了眉,声音里压抑着怒气。

“蛊,你这是在做什么,起来!”

“承蒙王爷错爱,只是蛊确实是犯了府中规矩……。”

“住口,本王叫你起来,蛊,你这是要违反本王的命令嘛!”

说着,手中的药膏被他捏碎,满手鲜血,蹲下身用手捏住了我的下颚。

“蛊对王爷有了非分之想,本该处以极刑!”

“本王没说过要罚你!你最好识趣。”

他的话音一落,我看着他笑了起来,眼角落了泪。

“若如此蛊感激王爷抬爱免了蛊的罪过,可王爷是否还记得您答应过蛊,十年之后要放蛊一条生路?”

说完,李琦看着我神情震惊。

“你要做什么!”

“王爷,十年之期已到,蛊愿接红级任务,脱身离开,还请王爷放蛊自由!”

“你要离开,你不知道红级任务是要用命去博的,你不要命了?”

他的声音逐渐暴躁,捏着我下颚的手用尽了力。

“求王爷放蛊自由!”

我红着眼又说了一遍,只见李琦气红了眼,眼中一滴悄无声息的落下。

他一把将我甩开,站起身背对着我。

“蛊,你是宁愿死,也要离开我吗?”

“蛊和王爷本不是一路人,何谈离不离开,您有您的高山之志,而蛊只是想要余生自由。”

“那我给你自由,我给你三年时间若你没有完成此任务,到时候约定皆不作数,任凭我处置,你可愿?”

“我愿!”

我这句话回答的着急,似怕他反悔一般。

说罢向他重重的磕了一个头,此时蛊毒再次发作。

心中刺痛,我撑不住力气看着他的背影,昏了过去。

9

我这一次昏迷了足足半月的时间。

再次醒来时,没见到李琦的身影,唯有一个侍女在我的身旁。

她告诉我她叫小枝,她是李琦派来服侍我的人。

而这里是一个竹林小院,四周清静利于我的身子休息。

她与我说这半个月里面的事情,原是我昏倒之后李琦急忙找来了大夫。

可我那时昏倒是因为蛊毒发作而致,他喂我吃了解药。

可依旧无用,他不知道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蛊毒发作了。

那时我性命堪忧,普通的大夫无用。

还是他亲自进宫去找了太医救治,才保住了我的命。

也因此事王妃同李琦大闹了一场,后来甚至将丞相也牵扯了进来。

其实他知道这么做对他没有一点的好处,反而让太子抓住了他的把柄。

我此时正想着疑惑,不明白如此他为了什么。

直到小枝交给我一个木匣子她说这是李琦给我红级任务。

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刺杀太子李治”。

我看了一笑,才明白他为何如此。

若是完成他亦无害,若未完成,他这是待我乖乖三年期到,听凭他愿。

他永远将算盘打着清楚。

苏洛洛说过他爱过我,可他更爱他的权势。

我也明白了在爱情的路上从来不只有他逃我追。

也有撞了南墙知道死心,知道什么对自己重要,什么是不值得。

后来我在小院中修养了一些时日,关于一些对当朝太子记载的书。

这些书是李琦派人送来,而他却是从没有来过这个小院半步。

我也从未在外听过他的消息,只知他又娶了兵部尚书的女儿为侧妃。

而我也在这个初冬时节开始了对太子的暗杀。

可第一次街道马车行刺,失败;

第二次太子祈福路上行刺,失败;

第三次混入太子府中行刺,失败。

……。

之后又是一次次的暗杀,投毒全以失败告终。

我花了半年时间,从杀手高空跌落了泥潭,这些失败我失了控。

自此我回到小院中,将自己关在房中将那些书又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

却依旧毫无办法。

直到那日小枝进房中,看见颓废的我,才支支吾吾对我说了实情。

李琦送来的那些书中好些关于太子的情报都是被篡改过的。

我听着一愣,那一刻望着小枝心中满是绝望。

他是宁愿我死,也不放我自由。

10

后来我便又花了半年的时间在暗地调查太子李治。

知道了李治从不是什么武艺,文艺极好之人,他贪生怕死身边各处都是暗卫。

其中还有一个最为隐秘的事,他爱上了翠春楼里面的花魁。

几乎每年的中秋后的第三日,都会偷偷地去翠春楼见那个花魁。

得此消息,我便开始着手准备,一切万无一失。

可等到中秋那日,李琦第一次来了我的竹林小院。

那天他带了一壶桃花酿,他说找我喝酒,怕我完成任务后便没这个机会了。

毕竟以前每年的中秋,我都会陪着他坐在月下喝酒。

我没有怀疑他,当夜与他共饮了数十杯。

我本自诩酒量很好,可那天我却喝醉了,抱着李琦哭了一夜。

“王爷,为何你总是像我身体里的毒蛊一般让我心痛,每次痛得不能呼吸,可是你还一点都不懂!”

我说着声音哽咽,哭着伤心。

“蛊,你喝醉了。”

“所以…我决定以后不喜欢你了!”

那天的月色朦胧,我没有看清当时李琦的神色。

只觉抱着的那人身子一瞬僵住了。

酒醒过后,小院中早没有了李琦的身影,昨日的一切如梦一般。

我不知他是否来过,也忘了他是否听了我所有的心思。

等到中秋后的第三日,我早早埋伏在了花魁的房间内,等太子到临。

我等了许久,太子来了,且他是一个人来的。

前面的一切都与我先前设想般的一样,我只等太子与那花魁亲热便可动手。

可谁料等那刻到来,我的蛊毒突然发作,握在手中的长剑掉落,惨白了脸色。

一声“拿下”从门外传来,我听着一惊,那是李琦的声音。

此刻我疼着应声倒在了地上,看着不远处的李琦满眼不甘。

我的任务失败,他叫人绑走了太子。

闹剧结束,一双黑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看着地上痛不欲生的我,给我喂了解药。

“王爷…真是好计谋!”

“但是蛊,你的任务失败了!”

他的话音一落,我听着一愣,一声苦笑。

“蛊接受惩罚,自此的一切,全凭王爷做主,蛊绝无怨言。”

我的声音落寞,里面是无尽的悲伤与绝望,眼眶湿润落了泪。

他这次来得很巧,像是一切提早的预谋。

我才明白,小枝为何无缘无故对我说了真话。

还有中秋那日他原不是找我喝酒,而是给我吃了让蛊毒早刻发作的药。

他也并不是真的答应了我的请求,他只是接我之力断全太子的路。

太子他要杀掉,可我他亦不会放过。

他本就是这般心狠手辣之人,我早该想到的,一箭双雕,可是他惯用的手段。

11

后来他又将我带回了顺王府,可这次我不在是以他的贴身杀手蛊的身份进王府。

而是他的侍妾玉骨的身份。

他说这便是给我的罪罚亦是十年陪伴的奖赏,让我生生世世留在他的身边。

他依旧让我住在了原来的那个院子,依旧让小枝服侍我。

之后在王府的日子,他依旧对我似从前般温柔。

只是我再也没有对他有过从前般的笑颜。

在这些天里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太子被废,李琦做了新的太子。

原是那天李琦抓了李治后,向皇上告发说李治通敌。

经过一番调查发现,那个敌国奸细便是李治常去厮混的花魁。

此事朝堂震惊,李治不认,过了三日便死在了京都天牢。

这一切发生得偶然,可大辰国人人都知这背后之人是谁。

只是没人愿意捅破,也没人敢去叫嚣。

我在院子的日子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直到传来苏洛洛怀孕的消息。

我知道我最后我最后一个任务来了。

后来我勤快了起来早起晚练,就等着苏洛洛生产的日子。

记得苏洛洛是那天的午时发动的,到了午夜的时刻才生产完。

而我也一直待在她的产房暗处,从午时到午夜,看着她生完子。

看着她一脸的笑颜,而小七却再没有机会看见这个世间。

那刻她的孩子被奶妈抱走了,整个产房便只有她与几个侍婢。

我拿着一把匕首,一身黑衣在昏暗的烛光下向她靠近。

一把匕首刺入,鲜血喷溅到了脸上。

她满脸惊恐地看着我,眼角落了泪。

“为什么,蛊为什么是你?”

“因为你杀了我的弟弟,小七他明明可以长长久久地活下去,他活着是我用一生痛苦换来的,可你一时嫉妒害死了他!”

我朝着苏洛洛怒吼,情绪激动,一刀接着一刀地向她刺去。

那是长达十二年的折磨的恨,是我对着世间不公的恨。

我要让害死小七的人死在她最开心的时刻,让她感受我的崩溃与无助。

“王妃,我当时是求过你的,可是你没听我的祈求,你还是夺走了他的命。”

眼前满身是血苏洛洛的没有了气息。

我看着她冰冷的尸体,笑了起来,笑得猖狂,笑得肆意。

之后沾血在一旁留下了专属于蛊的记号,我完成了我最后一个杀手任务。

一次为了自己的杀手任务。

记得我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去找了小七。

可回来的人对我说,他在那天被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没了气息。

我的阿爹也因此悲痛欲绝,同时随着小七离开了。

这些我用命换来的东西,便在苏洛洛一次的嫉妒上便全没了。

这一刻的崩溃,他们从不会懂。

而刺杀苏洛洛我本想着等我完成了红级任务后。

等我成了自由身,偿还完他的恩情再做。

我想这样不会牵扯进李琦,这样不会坏了他的宏图大志。

可我没能完成任务,我也没能保全自己的自由。

12

那日李琦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苏洛洛,又看了一眼她旁边拿着匕首的我,苍白了脸色。

“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他将我手中的匕首夺过,捏着我的手一声低吼。

“王爷,她杀了我的弟弟,我不该找她偿命,不该为小七报仇。”

“你同我说,我自会处理,可你这般擅做决定你要我…要我如何…保你!”

他的声音压抑着愤怒,看着我眼中满是血丝。

而我听着他的一句自会处理却是笑了,笑着落了泪。

那年苏洛洛无辜处罚人时,害死小七时,他却没有自会处理。

“王爷如何处理,你会杀了她吗?不会,可若我这般做,你会杀了我吗?答案是一定,因为你怕得罪丞相,怕自己的筹谋一生的皇位的功亏一篑。”

我说着激动,看着他嘴角冷笑。

“如此,何不让我做这个坏人!”

我的话音一落,他愣在了原地捏着我手收紧了力道。

“你说什么?本王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人,就是这样为了权势如此不堪之人!“

他望着我气红了眼,这时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了房外。

苏洛洛的贴身丫鬟和嬷嬷趴在她的身边哭得伤心。

“王爷,您可要为我家王妃做主啊!小世子还那样小,王爷还请您杀了这个妖女!”

“闭嘴,此事还未调查清楚,本王自有处置。”

“王爷,王妃尸骨未寒,你还要如此包庇此女,王爷可是视丞相府为无物!奴才恳求王爷为王妃做主!”

她们的喊声震天,声声泣血,重重地对着李琦磕着头。

“你们…放肆!”

说罢他拉着我的手最终还是松了力道,转开身背对了我。

“王爷,我不值得。”

“来人,将蛊带进监牢,严刑…拷问!”

一声苦笑,我随着侍卫离开了。

我没有落泪,这本身就是最好的结果,于他于我都好。

之后监牢的日子依旧,同从前苏洛洛处置我时一样每天责打。

可他少了苏洛洛各种手段的刁难,便都是些皮肉伤。

听说是因为苏洛洛死了后,丞相夫人悲痛欲绝。

丞相要求李琦把我这个妖女交出去,便将这件事上报给了朝廷,要皇帝给他做主。

可皇帝宠爱儿子,本只是死了个王妃而且还是在生产的时候死的。

若是李琦想压下去是完全有手段的。

所以皇帝没有答应丞相的请求,一切还是交给了李琦。

可做为补偿,皇帝准许丞相加入审我的过程之中。

我便被这样足足关了半个月,李琦从未来看过我一眼。

没有鞭刑的时候,每天我也只是看着小窗外的阳光发着呆。

我本以为我会在这牢狱中受蚀骨钻心之痛而死。

直到这一年的中秋,李琦来了,他又带了一瓶桃花酿。

13

记得那日的阳光刺眼,投过小窗照进,格外的美。

我不知道那天李琦在外面站了好久,才开口唤我的名字。

我闻声转头看着门外强装笑意的他,也弯了弯嘴角。

“王爷,怎么来了?”

“今日是中秋,我带了桃花酿,你…陪我喝一杯,可好?”

我听着嘴角的笑僵住了,看着眼角泛红的他点了点头。

今日他来得也是这般的巧了。

那日我们一起喝完了哪壶桃花酿,后来他好像喝着有些醉了。

竟望着我落了泪,伸手抚上我满脸血污的脸。

“蛊,你可还有心愿?”

“王爷,我的心愿其实您一直都知道,可是也是您亲手将它毁去了,所以现在的蛊没有心愿了。”

我的声音落寞,可嘴角依旧带着笑意。

我这笑意勉强,他看着我也是声音哽咽。

“你可恨我?”

“如何不恨!但蛊亦没忘王爷的恩情,只愿王爷余生一生顺遂,长命…百岁。”

说着,眼前他的面容开始变得模糊,耳边萦绕着他低低的哭声。

“若如此等你醒后,我把毁掉的心愿还你可好?这般你便不恨我了,可好?”

我听着冷笑,他从不知道他毁过的一切从不会复原。

我对他也从不会原宥。

眼前的光亮熄灭,我闭上了眼,眼角一滴泪砸下,砸进了深渊。

后来又过了一年,李琦如愿做了大辰国的皇帝。

可他的身边乃至后宫都没有一个妃嫔,亦没有皇后,只有一个一岁大的皇子。

来京都的外来人都觉得奇怪,只有大辰国的人们知道。

他们说皇帝李琦在是顺王的时候,喜欢过一个有倾城倾国容貌的杀手。

但在他初登太子之位时杀手犯了罪,各方压力相逼。

他便想让杀手假死赎罪,可等到他七日后去开棺时。

棺木中的杀手却是全身腐烂,早没了气息。

经过仵作一番诊断才知,那个杀手死于蛊毒。

而这蛊毒却是当年他亲手为她种下的。

他才明白蛊毒毒发三次后,便只有一年存活时间,时间一过便无药可救。

而杀手没有告诉他,她的蛊毒已毒发三次,她那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自此皇帝精神崩溃,趴在那棺木上哭了三天,哭哑了声音,便再不亲近她人。

如今又过了五十年,李琦做了太上皇住在我以前的那个竹林小院。

时间回溯到我死的那日,李琦冷静地走出监牢,手中抱着我冰冷的尸体。

那时他没有了落泪,因他以为他给我吃了假死药,以为等过了这场风波。

我将再次苏醒像上次一般,在一处竹林小院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在那里等着他一起,在中秋之日喝完一壶又一壶的桃花酿。

-完-

小说《王府杀手代号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王府杀手代号蛊》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