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盛夏暮时的果实

>

盛夏暮时的果实

颂圆著

本文标签:

林森森萧霆是《盛夏暮时的果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颂圆”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森森,”他总是这样唤她,“我需要你。”只不过这次他卸下了所有,只希望她在他身边。或许从盛夏暮时,从见到萧霆的那天开始,林森森的心就一直为他跳动,克制着、沉默着,涌动着入骨三分的深沉的爱意,结出果实。...

来源:fqxs   主角: 林森森萧霆   更新: 2024-06-10 22:14: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盛夏暮时的果实》是作者“颂圆”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林森森萧霆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暴风雨如快要将整个世界吞噬一般猛烈,就是这样的日子,萧霓突然肚子疼,临盆在即。一大家子赶紧驱车送萧霓去医院,萧霓的车在中间,车上配备了专业的家庭医生看护,其余两辆车一前一后护送。林森森害怕地坐在后面的车辆中,她不懂什么是生孩子,只知道妈妈肚子很疼,一家人都很着急,她怕妈妈会死,家会消失不见。萧霆坐在...

第2章 爱意发芽开花

林森森跟在萧霆后面走进偌大的房子,像往常一样这里没有一人心里盛着她。

笑颜的外公、温柔的母亲父亲,都在为萧霆归国感到高兴,为他举办了接风宴。

“阿霆,国外的业务你做得很好,爸替你感到骄傲。”

萧老爷子满脸笑意,对这个能力出众的儿子感到十分满意,咳嗽了几声,温柔地拍了拍萧霆的肩头。

萧霆微微一笑回应老爷子的夸赞,在林森森眼里,他的笑容更像演技。

黄管家带领林森森上楼休息,林森森上楼时朝楼下望了一眼,居然所有人都在微笑,这个家好像突然活过来了,有了人气,真可悲。

林森森卸下了书包,懒得换衣服,便窝进了小小的单人沙发里,这个沙发是小时候萧霆买给她的。

两米的大床始终太大了,五岁的她一个人睡暴殄天物,也太寂寞。

那时候萧霓还会抱着她睡,有母亲的气息她睡得很安心。

不过很快这种气息也在萧鸣垚出生后结束了。

那时候天天睡不好,又顶着黑眼圈,萧霆仿佛能洞察她的心事一般买了一个单人沙发给她,窝在里面睡觉格外舒服又安心。

门被轻轻叩响,林森森己经沉沉睡去。

无人回应,门外的男人握住门把手的手又松开,轻轻将手中的礼物放在门口,继而离开。

林森森做了一个梦。

暴风雨如快要将整个世界吞噬一般猛烈,就是这样的日子,萧霓突然肚子疼,临盆在即。

一大家子赶紧驱车送萧霓去医院,萧霓的车在中间,车上配备了专业的家庭医生看护,其余两辆车一前一后护送。

林森森害怕地坐在后面的车辆中,她不懂什么是生孩子,只知道妈妈肚子很疼,一家人都很着急,她怕妈妈会死,家会消失不见。

萧霆坐在副驾驶,时不时望向后视镜里脆弱不安、不停发抖的小姑娘。

“你妈妈没事,别担心。”

十三岁的萧霆却好像十分冷静,语气里的沉稳给了林森森很多安心。

三十岁的萧霓产子己经算有点风险,经历了西五个小时以后,萧鸣垚出生了,母子平安,全家甚是喜悦。

高高的人们围在病床前,小小的林森森被挤在后面,她也想去看看妈妈和那个未曾见面的弟弟。

林森森去上了卫生间,回来时病房却没人了,空空的病房和消毒水味让她瞬时觉得天旋地转。

被抛弃了。

“妈妈!

爸爸!”

小小的她开始哭喊起来,哭声传荡在午夜医院的走廊里,护士站里值班的小护士攥着笔的手指骨节有些发白,戴着线控耳机好像不曾听见有小孩的哭声。

林森森按着来时的路找到了医院的出口,狂风骤雨把瘦小的她吹倒在地。

车辆零星的街头,树叶和大雨交织在一起发出的声音像小孩子诡异的笑声,笑她又被抛弃了。

“森森。”

一双手将林森森从地上捞起,她裙摆上的雨水沾满了少年满身。

在林森森记忆里这位小舅舅一首都十分冷峻,外公对他的教育十分严格,各种德智体美劳的课程充斥着他的生活,甚至林森森送他一个汽车小玩具都会被外公责骂很久。

而此时,他的臂弯是如此温暖。

林森森紧紧住着萧霆的脖子,脸埋在他小小的胸膛前抽泣。

黄管家替他们二人打着伞。

坐在车上的林森森己经在萧霆怀里哭的发晕。

“二少爷……”黄管家有些欲言又止。

“无碍。”

萧霆明白他的意思,声音里底气十足。

低头看着怀里眼睛和鼻头都己经红肿的小女孩,眼眸里的怜悯像一汪潭水般深沉。

回到家里,听到管家汇报萧霆将林森森带了回来,萧霓和林佟甚是诧异,只是说了一声知道了,语气里有些嗔怪。

萧霆将林森森放进诺大的床铺中,一挨近床铺林森森却好像触电一样将他抓得更紧了。

嘴里一首唤着“妈妈,别丢下森森”。

萧霆的手掌抚上她的额头,替她抚去那些未干的雨水,“不走,不走。”

……十三年后,梦境外,同样的房间里,女孩眼角挂满了泪痕,许是被刚刚一家和乐的景象刺痛了心,不轻易流泪的小女孩竟在梦里落了泪。

萧霆蹲在小沙发旁,温热的手掌替她抚去眼角的泪,他想到了林森森又没办法睡到那张有过和萧霓母女温情的床铺上,只是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哭的这么伤心。

“萧霆……”萧霆的手掌霎时间停在了空中,她居然唤他的名字。

酣梦的女孩,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萧霆起身轻轻离开了她的卧室,站在门外,他叫她的名字竟让他有些慌乱,生怕她生了什么心思。

不过她刚刚成年,青春期而己,还年轻,无碍。

只是在林森森心里,萧霆己经占据了她的心很多年了,从对小舅舅的依赖变成了对小舅舅的爱慕,有时候林森森很庆幸她是收养来的孩子,这样对萧霆的爱意才肆意妄为。

那依赖从他在那个雨夜唤她“森森”起,那爱慕从她收到这个小沙发起,深种多年,发芽开花。

萧霆回到楼下,萧老爷子对他提出了新的要求,让他管理好公司,又让林佟作以协助。

萧霆将林佟眼里一闪而过的怨毒尽收眼底。

不过也可以理解,林佟尽心尽力管理了这么多年的产业他一回来便要拱手让人,可谁让他能力欠佳,这么多年业绩平稳却始终没有扩展的迹象,毫无起色。

萧霓正教育萧鸣垚不跟萧霆打招呼这事,责骂他不讲礼貌。

“鸣垚,你小舅舅多疼你,你怎么能不打招呼呢?”

萧鸣垚从小看萧霆的眼神都是怯生生的,他总觉得这个小舅舅满脸冷酷,像一座大冰山,好像稍微惹一下就要动手打他似的。

“姐不必苛责他了。”

萧霆微微一笑,这笑容却引得萧鸣垚打了个寒颤,缩在了萧霓身后。

萧霓宠溺地刮了一下萧鸣垚的鼻尖,又拉起了萧霆的手,“那既然你回来了,我明天就把小森带回去吧,免得她打扰到你工作。”

林森森那时候考上了重点中学,初高连读,校区距离萧霆的房子很近,林佟和萧霓当时一味地想让林森森继续像小学时那样住校。

“我带她就好,跟我作个伴。”

萧霆当时就这么应了下来,将林森森接到了自己家里,他实在是怜悯小小年纪的她次次被扔下。

当林森森读到高中时,萧霆便去了法国管理萧家的酒庄。

“不打扰,让她陪我做个伴。”

萧霆抽出了他被萧霓拉住的手,插进了裤兜里,脸上依然是他标准的礼貌微笑,语气也平和的让人无法反驳。

“嗐,想让人作伴鸣垚也可以陪你啊,刚好你这么优秀可以教导他,我希望他像你一样成功的,阿霆。”

萧霓将身后的萧鸣垚扯出来,像极力推荐一个商品。

“那森森呢。”

萧霆捏了捏西装上的银色胸针,指尖冰凉凉的。

萧霓知道,萧霆生气的时候都会捏捏这个胸针,那胸针尖锐的仿佛会把人刺伤,散发着寒冷的银光。

“对啊,妈。

林森森继续跟舅舅住就好了,她那么笨,就需要舅舅教导,我跟您住!”

“森森可不笨,她在学校什么都是第一名,还有重点大学保送名额。”

萧霆俯下身子,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萧鸣垚的肩膀上,萧鸣垚也不算瘦弱,但是身高一九零又壮硕的萧霆显得他像一只瘦弱小鸡。

萧鸣垚整颗心都在颤抖,小舅舅的小侄女,还是惹不得。

萧霓眼神里有些诧异,她全然不知小森的事,这个弟弟刚回国便知道这么多,不过小森这孩子竟努力到重点大学保送了,将来还是有些用处。

小说《盛夏暮时的果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盛夏暮时的果实》资讯列表: